父親的手稿|贺年短信|阿樓旅行記|希腊之旅|拉萨見聞|叁字詩|琳琳詩也|秋天說之
姜明立画展|隧道修志|上海旅游|日本故事|隧道中国|隧道世界|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百家争鸣:关于旧体诗写作的讨论

作者:阿樓編輯   阿樓博客裡  2016-6-20 23:20:03   来源:阿樓隨筆
关于旧体诗写作的讨论
主持人/阿楼
    2015年10月20日
 
 
    现代诗词议厅
    上午,7:54
    铁舞:我提议今日(现代诗词议厅微信群)主持人为楼如岳。
    楼如岳:让我想一想。
    楼如岳:好的,白天我还在上班,大家像往常一样,自由飞翔。晚上8~12时,我们集中时间讨论旧体诗写作,如何?
    楼如岳:讨论一下写旧体诗的好处,什么情况下适合写旧体诗,什么情况下不适合写。
    沙柳:赞同!
    凯玲:好呀!
    铁舞:最晚到10:30时,11:00时前保证睡眠。如果不尽兴,你明天再主持。
    楼如岳:好的。
    上午,9:33
    裘新民:@楼如岳,古人都写旧体诗的啊。
    楼如岳:@裘新民,是的。我观察,现在写诗大部分人都在写新诗。写旧诗的已经很少了。所以,谈旧体诗写作,真的很难。
    楼如岳:刚在,我在看所在单位的《隧道诗集》,翻阅了100首,仅有4首是旧诗形式。其中,有一首满江红,作者是苏州大学2000年中文系毕业的大学生。
 
滿江紅•今昔路橋貌
2002年10月1日
 
冉冉藍旗,
輝照了,
申城大地。
想當年,
市場轉制,
躊躇徘徊。
征途雖遇波瀾阻,
人心團結展偉業。
攪拌機,
斬棘開新道,
 
風光俏。
謀建設,
興改革;
廠添富,
邦增力。
鯤魚駕洪流,
鵬鳥翔宇。
騰空自是多艱險,
搏浪當然有喜憂。
展未來,
當永記攀登,
寫春秋。
 
    楼如岳:这是就是旧体诗的现状。所以,谈旧体诗写作,是一个沉重话题。也让我好好想一想。
    裘新民:蛮好的。邓拓说过,可以满江黑。
    楼如岳:您这么一说,我如释重负。
    宗月:@楼如岳,写旧体诗的,大概不比写新诗的少,只是不相互动,不相往来。
    楼如岳:@宗月,我特地网上查阅一下,现在到底是写新诗的人多,还是写旧诗的人多,没有明确说法。只是单位里举行诗歌朗诵会,还是新诗居多。也许,写旧体诗的比较内秀,一般不表白,不相互动,不相往来。
    沙柳:@楼如岳,旧体诗一般老同志写的多,现在的年轻人也写的多起来了。我周围就有几个80后90后的在写古体诗。
    沙柳:@楼如岳,当然,写新诗的人多。
    宗月:很多官刊也开辟了旧体诗专栏。
    飞人:@楼如岳,这首满江红,其实不符合原词词谱的。一般说满江红的格调,属于慷慨激烈的,韵脚也是短促的仄声。像你所写内容,用生海潮,沁园春等还是合适的。
    楼如岳:虽然这首《满江红》的格调有些颂歌之态,当时我看到时,仍然感到很亲切,因为感觉年轻一代正在拥抱旧体诗,这也是旧体诗复苏前兆。诗词真正复苏与提高,仍需很长一段路。
    沙柳:@楼如岳,因为旧体诗的形式要求,韵律要求比较严格,很多年轻人写起来感到束缚较大,所以望而生畏也是一个原因。
    飞人:旧体诗词的味道,与新诗不一样,大多数人不懂格律就号称七律等,其实也是黑弄弄,新声诗词就解决了这个问题。
    楼如岳:现在年轻人聪明,往往会一下子会缩短的这之间的距离。他们会很快明白什么是格律平仄,尤其通过软件测试,一旦掌握了形式,就会发现旧体诗也不难,只是填词游戏。
    楼如岳:是用格律平仄去评估,还是用古风意境去考虑,我偏向于后者。
    楼如岳:昨日,我们接触了两个词汇,一是伟大(西方诗),二是幽美(中国诗)。我是比较喜欢幽美的,因为古人没什么物质享受,面对着苍天大地,日月星辰,树木虫鱼找点乐趣,写点旧诗,悟点道理,充实生活。
    楼如岳:中国旧体诗,有一种“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之意境。这与西方诗的理念,是有所差异的。
    楼如岳:所以,还请铁舞多多原谅,旧体诗人不会直逼思想,评议不会直截了当。
    沙柳:@楼如岳,是的,填词作赋要求高,想大众化还是有难度,但近两年写的人还是在增多。
    沙柳:@楼如岳,赞!献上一支玫瑰,泡一杯咖啡。
    楼如岳:我想晚上八时再议,请大家一起为旧体诗暖场。
    大卫牛:好的,白天我还在上班,大家像往常一样,自由飞翔。晚上8~12时,我们集中时间讨论旧体诗写作,如何?
    楼如岳:好的。
 
    晚上,8:00
    楼如岳:晚上八点,@铁舞老师,@荆老师,大家好!
    楼如岳:受铁舞老师的委托,我来主持今晚旧体诗的讨论。
    楼如岳:为什么放在晚上八时,主要是下班挤公交回家,还要做饭做菜一条龙服务,等收拾干净已经七时半了,泡杯茶,想一想,再与大家来交谈。
    荆洪权:旧体诗好。
    楼如岳:今日讨论主题:【讨论一】写旧体诗的好处?【讨论二】什么情况下适合写旧体诗,什么情况下不适合写旧体诗?
    楼如岳:@荆老师,您有什么心得?怎么觉得旧体诗好?您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这旧体诗的?
    荆洪权:我没写过五七言诗,我觉得旧体诗主要是五七言句式。我觉得它好,是阅读带来的,我们从小就是接触它的。
    楼如岳:其实,经过昨日的体验,我觉得三字诗也应属于旧体诗范围。您以为呢?
    荆洪权:不,不属于。不同的形式,比不上旧体诗,但也是没有办法。
    楼如岳:我在中学读书时,正巧学校里有个写诗兴趣小组,我报名参加了。那时批林批孔,反击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时期,读书无用论盛行。写诗兴趣小组老师还是很认真地传授旧体诗的写作,我也渐渐懂了押韵和平仄。
    楼如岳:@荆老师,您有没有因为写诗而受益的故事?
    荆洪权:没有。
    楼如岳:有人说,写旧体诗不实在,有点附庸风雅。您对此怎么看?
    楼如岳:写旧体诗是一种社交价值的体现,大家都出新诗,而我来一段旧诗,物以稀为贵。吟古诗,最文艺,我以为。
    楼如岳:80年时,我在夜校读书时,有位英语王老师特别关照我。那时,人文荒芜,而我常常写诗,因此他对我另眼相看。老师母亲是老干部,医院工会主席,他让母亲开个后门,搞了一个床位,让我去医院整形。所以,82年我有一段医院残酷整形的生活经历。2012年1月,我在“隧道网”邮箱里突然收到已经别离25年王老师的信函。信函里说:“我有一个学生也叫楼如岳,如果你是,你寄几首诗歌给我看看。”现在是什么年代,还会有老师惦记一个学生的诗?我见信,潸然泪下。
    楼如岳:因诗结缘。
    荆洪权:在古人,写我们现在给命名的旧体诗,是一种探索世界和社会,以及表达自己的艺术方式,一种合他们之手的技术手段,在面对他们当时处于的世界时。而我们现在去写旧体诗,去认识我们自己现处的时代,便好像是拿错了工具,或者是不太顺手。关于写旧体诗不实在,附庸风雅,我觉得不是。
    大卫牛:这问题还真是?何时适宜写旧体诗。我的感觉,今人在浓烈难以直舒发时,应该是一种情形。
    荆洪权:读了你的简单的学习经历,你对旧体诗很有感情。
    楼如岳:是的,因为有这段过往,无论诗体后来如何变化,一直念念不忘。
    荆洪权:怀旧。
    楼如岳:@大卫牛,您以为旧体诗的好处,感觉如何?
    楼如岳:今日上午读了裘新明的诗也很有感触。他诗曰:
 
偷閒贏得看通廛,
瑟瑟風來作五弦。
青石碑前篩祭酒,
美人靠裏坐聞禪。
 
賞花五柳曾因志,
啖肉東坡亦似仙。
休問醉中誰最憶,
此心安處正堪眠。
 
    诗句好像提出了一个问题,即在瑟瑟风来的世界里,谁人最常忆?安心何处放?
    楼如岳:@裘老师,我说得不一定准确,在线的话,可以评论一下。
    大卫牛:@楼如岳,古体诗是建立在传统文化的基础之上,故携隐是一个普遍的写作方法。许多难言又需要表达的,借助它来表达。
    楼如岳:赞一个!
    楼如岳:我们有时进行旧体诗习作,也是对古体诗的致敬与仰慕!
    荆洪权:旧体诗背后有一套解释的传统,哲学。
    古心静典:叶嘉莹说学习古典诗词最重要的作用是让心灵不死,古心多年来持续阅读古典诗词,虽然不会写,但古典诗词给我的滋养受用此生。
    荆洪权:讨其精神。
    大卫牛:字数的限制,格律限制,也是大家展示智慧才华的点,一字多音多义均有许多运用的例子,美不胜收。
    古心静典:好的旧体诗凝练隽永,是汉语永远的珍珠。
    楼如岳:@古心静典,旧体诗凝练隽永,是汉语永远的珍珠。好句!
    荆洪权:无与伦比。
    荆洪权:西方都是瞎写。
    大卫牛:以唐诗为例,唐诗人多是不争的事。唐诗根在生活也在先秦文本。
    古心静典:以境界为上,而如今也多在诗刊读到今人旧体,许多也就流于形式了。
    荆洪权:照猫画虎。
    大卫牛:@荆洪权,你看不懂英文(例)古体诗,不要轻易评价。我看到的英文古体诗与唐诗类似,高级的类似诗经。
    古心静典:@楼如岳,古心只能谈些阅读感受,因为敬畏,偶尔凑几句,亦是打油,未曾以古诗称之,向您学习。
    大卫牛:诗,思也。我对中国西人英诗研读知道,其实一回事。智慧的表达少有不同,本质一样。比如,英文的s字符,很多时候具有无限语义。这是太极符号?微积分符号?~~
    荆洪权:学习。
    大卫牛:稍有不同,智慧假借的途经稍有不同。看懂了,其实一回事的。
    荆洪权:学习。
 
    楼如岳:我们进行【讨论二】什么情况下适合写旧体诗,什么情况下不适合写旧体诗?铁舞老师喜欢谈具体的,不要太抽象。
    大卫牛:古体诗,目前的情况是,因为对传统文化根文化学习理解的中断等原因,基本与智慧不搭界,诗情画意还在,然已经不行了。
    大卫牛:欣赏的文化大背景在消失,古体诗是这样。
    大卫牛:我说的很具体了,其它思事不是这里讨论的东西,要补许多课的。
    楼如岳:我谈谈自己的一些写作体会,请您们几位大胆斧正。
    荆洪权:欣赏的文化大背景在消失,古体诗是这样。有道理。
    沙柳:@楼老师,并各位老师,我今晚有应酬刚回来,现在回看了各位老师的讨论,感到精彩,学到了不少东西,感谢!
    大卫牛:古体诗,什么命题都可写。
    大卫牛:@楼如岳,你的诗不存在大胆评论的,整体不错。我不喜欢评诗,一般只品。
    楼如岳:我,中学时期写过不少时代风,转眼就到了高考时期,因缺陷而体检不及格,不能参加高考,只能走业余大学之路。到了青春期,发觉成家立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开始明白了什么是人生。我渐渐开始不再为时代风而写,转为自己而写。因为,有太多的内心情绪需要排遣。六月下旬,夜校下课之后,天已经很热,复兴茂名路一带仍然比较安静,与女同学绕道淮海路、雁荡路回家,坠入爱情。我诗曰:“雄风飓落万丈壑,翔海涌起霎时潮。”诗情色彩是偏红的,想着明天更美好。与女同学友分手,常常独酌,诗句是这样:“垂灯摇曳烂泥客,孤云独帆是何人?”诗情色彩是空白的,醉意恍惚。
    大卫牛:比如你们愿意,可随意抛出一首稍微熟悉的唐诗,我解读一下。
    逍遥子:什么情况下适合写旧体诗,什么情况下不适合写旧体诗? 这跟上茅厕一样,肚子痛了、胀了,才去蹲。写诗也一样,一要有情绪(肚子痛、胀);二肚子要有货(肚子里要有屎),还得找对地方(茅坑)方能得吟出么,“什么情况下适合写旧体诗,什么情况下不适合写旧体诗,”这是伪命题。
    逍遥子:个见,哈哈!
    荆洪权:“湖水侵旧痕,蛛网上衰花”。
    荆洪权:唐诗的对句。
    楼如岳:这题目,是我出得不好,接受批评。
    大卫牛:一般能流传的旧体诗,除了诗情画意,还有文化智能的复合。否则……
    大卫牛:白话诗难赋深情,没有干货一般底层支撑。
    荆洪权:有道理。
    古心静典:@楼如岳,刚看到古人九雅,今人已经荒芜,写旧体的整体语境确实已经不在了。
    大卫牛:可找一首唐诗,完整的,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唐诗,你们找。
    楼如岳:@大卫牛,稍等,我来找。我先来点自己具体的。病房里,29九床手术回来,至今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比我大三岁,腭裂,手术后不能说话。他用手比划,想要表达;后来知道,手术不是很成功。我诗句是:“多少言语不清楚,满腹感慨是曲直。”诗情色彩是灰暗的,同命相怜。有一次,我一人去杭州,西湖月夜,环湖漫步。在万籁俱寂之际,仿佛听见南屏晚钟,只有一轮弯月和点点星斗默默暗示着时间的流逝。那时已经30多岁,渴望爱情。我写道:“缠绵几种难挥去,相思迟徊到晨曦。”诗情色彩是蓝色的。去黄山,夜雨滂沱。一场大雨,遮住汤口四周,持续至三更。夜不能寐,走到廊下,靠着栏杆,遥望天空之城,耳机听着音乐。我写着:“旋律沁心如此近,城廓已远爱无痕。”诗情色彩是蓝色的,有点无可奈何。
    沙柳:@楼如岳,挺好!
    大卫牛:目前的旧体诗,多数可改成白话诗写,因为意义不大。没文化了,写得多也是白话古体诗。
    楼如岳:@大卫牛,我最喜欢这首《行路难》
 
行路难/李白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宗月:@楼如岳,古体诗我不太懂,但是今天的讨论,也很精彩。你的诗工夫到家,情真意切,好。
    沙柳:@大卫牛,但对继承下来有益处。
    宗月:读古体诗,对写现代诗有好处。
    楼如岳:@宗月,我们议厅里写旧体诗的像铁舞、黄福海、费碟、裘新明等人,他们的诗既有意境,又有格律,都是专业级的;而我的,有格式,无格律,又酷爱,是标准的业余级的。
    逍遥子:现在的所谓“白话诗----现代诗”,很多是白痴屎(诗)。
    逍遥子:哈哈。
    大卫牛:这首《行路难》是李白的诗,我简单解说一下。我已经完成了英译,把原来的面貌或接近原来面貌呈现给读者。中国文化(易经)里讲究的是首出庶物,李白第一句的“金”字,满足了这个要求。 “十千”也是一种谐音,也是我们文化的一个特征。“十千”除了词的本意之外,也表达了时间飞逝,时事已经变迁了。三四句,还有点像铁舞老师那一首《看百团大战》里“站起来”的那种感觉。李白“长风破浪会有时”的“会”字,有波动感,非常有生活,也为智慧的“慧”,最后两句是名句了。李白这首是鲜活的一首诗,我已经转译成英语了。我认为是非常成功的,其中若干个地方作了处理,西方人通过英语能看懂李白是怎样一个人。
    沙柳:@大卫牛,如果都不学古体诗了,那么古体诗就会象有些地方戏,消失掉了。
    逍遥子:如果都不学古体诗了,那么古体诗就会象有些地方戏,消失掉了。这个不必杞人忧天的。
    大卫牛:@沙柳,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谁反对古体诗,我是说现在写古体诗写的是什么东西,讲的是这个问题。
    宗月:@大卫牛,讲的比较细,好。
    楼如岳:@大卫牛,方便的话,将翻译好的英语版发上来。
    沙柳:@大卫牛,赞赞赞!
    楼如岳:讨论,有时确实很激烈。但没关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楼如岳:此刻,我能深切体会前日沙柳主持时那种心情,他不愿斧正,是因为用标准斧头一下去,就把别人正法了。
    沙柳:@楼如岳,是的,别人就会不说话了。
    楼如岳:我觉得,写或喜欢旧体诗的人,或多或少染上古风的色彩。
    沙柳:所以主持尽量不要下定论,可以小结。
    楼如岳:是的。
    沙柳:@楼如岳,今天的讨论很好,中心围绕好。
    沙柳:紧扣议题。
    沙柳:@楼如岳,赞一个!泡一杯咖啡。
    沙柳:对的,@楼如岳。我觉得,写或喜欢旧体诗的人,或多或少染上古风的色彩。
    逍遥子:
残荷/逍遥子
 
孤影临风谁与同?
黄昏挺立白水中。
今夜箫声飘处远,
又落枝头几片红。
 
    楼如岳:讨论的什么情况下适合写旧体诗,什么情况下不适合写旧体诗?主要的立足点还在什么情况下写旧体诗,表达什么样的诗情色彩。
    逍遥子:如何表达什么样的诗情色彩,这才是关键。
    楼如岳:这篇《残荷》,我也有感同身受,喜欢!
    逍遥子:作揖!
    楼如岳:我也再来两句。参加过人民广场集会,看学儒们论及国事,几多慷慨,几多激昂,百感苍茫之情油然而生。我写着:“人间沧桑不知问,清风猎猎来天际。”诗情色彩是灰色的。世间人情大约如此,风雨人辛辛苦苦,既雨既处。刚刚还一起登临,转眼扶摇而去。我道:“说你登顶又往去,为我仰天才宽仁。”诗情色彩虽是暗绿的,但心已渐渐放下。已过天命之年,感觉人生两本书,读前人的书容易,读后来的书难。人际社会,现实世界,才是一本真正的大书。我写道:“大学论语翻过去,中庸章句放当中。”诗情色彩是橘红的,觉得诗简单,世界就简单。
    逍遥子:
红叶题诗付水巡,
相思欲为梦中云。
流水何须怨秋风,
箫声飘来绿衣裙。
 
    楼如岳:我为这两句叫好:“红叶题诗付水巡,相思欲为梦中云。”
    逍遥子:泡一杯咖啡。
    逍遥子:其实很简单,对于古诗(写,读),根本不要去找现有的“理论”、“观点”等去作指手画脚的评判,不要用现代人的思维去度量古人的写诗的初衷。
    沙柳:哈哈,@逍遥子,赞!
    沙柳:@楼如岳,送一支玫瑰,赞!
    楼如岳:赞!
    楼如岳:今日,我们讨论也差不多了,我的体会:喜欢旧体诗的人特别要注意,旧诗已不如当年,必须接受现实。尊重新诗,其实就是尊重旧诗,我们从不忘赞美创世纪的“伟大”,更不忘践行宁静致远的“幽美”。
    逍遥子:中庸之道,永远是对的。
    楼如岳:对的,写旧体诗是认识论的颠覆,从追求伟大,渐渐转为幽美;写得好的旧体诗人骨子里有一种儒雅;不温不火,中庸慈祥。
    逍遥子:中庸之道,我喜欢的哲学之一。
    楼如岳:写旧体诗人会常常思考:什么是旧体诗的立命之学(真爱古文)?什么是旧体诗的改过之法(远离伟大)?什么是旧体诗的积善之方(鼓励提携)?什么是诗的谦德之效(温良恭俭让)?功夫仍然在诗外。
    楼如岳:受沙柳的启发,我小结三条
    楼如岳:谢谢大家的参与,最后我播放一首《来去归兮》钢琴曲,怀着对旧体诗的敬仰入眠。
    逍遥子:鼓掌!
    楼如岳:晚安。
    沙柳:晚安。
 
    晚上,1048
    裘新民:我有事,来迟了,看各位高论,也是学习。
    楼如岳:@裘老师,您好!刚刚讨论还是有点激烈,畅所欲言,大家说得都很到位。
    裘新民:@楼老师好!
    裘新民:知无不言。
    楼如岳:您上午的那首诗,今日讨论时也引用了。
    裘新民:我看了,我是让拍砖的,要改的。
    楼如岳:蛮好的。我们讨论了一下,对旧体诗有个更现实的认识。
    裘新民:在改,发现越改,要表达的越远。
    楼如岳:我体会,只要其中一二句满意即可,求全的话,真是三年得一字。
    裘新民:所言极是。
    楼如岳:我读诗时,看到共鸣的,就多停留一些时间,其它的都跳过去了。
    楼如岳:这么晚了,您也早点休息,明日可以继续讨论。
    裘新民:谢谢,晚安!
    楼如岳:好的,晚安。
 
 
 
 

点数:1251 发布:順頌 编辑:往詩如煙 联系:b2b@notbad.cn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