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手稿|贺年短信|阿樓旅行記|希腊之旅|拉萨見聞|叁字詩|琳琳詩也|秋天說之
姜明立画展|隧道修志|上海旅游|日本故事|隧道中国|隧道世界|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百花齐放:现代诗词议厅讨论现代诗写作

作者:阿樓編輯   阿樓博客裡  2016-6-20 23:20:03   来源:阿樓隨筆
现代诗词议厅讨论现代诗写作
主持人:沙柳老师
2015年11月1日
 
 
    上午808
    沙柳:发一个链接:早上好,读首诗。
【黑色木風箱】/霍俊明
此時,故地的菜園
並沒有昨夜高速路上貨運卡車的轟響
我再次回到故鄉的風箱
 
我熟悉那黑色的暗門
經常在秋天撥開那小小的橫擋
儘管它磨損得厲害
 
是的,裏面一直有一座
夜晚的花園
不是斑馬,是一匹黑馬在黑夜裏
 
那些花朵,父母親手栽過的
高過了紅色的稀疏房頂
高過了銀色鐵片抖動的樹梢
2015-10-14
    沙柳:各位老师,早上好!读首诗,可以说说这首诗了
    楼如岳:沙柳老师,早!
    黄福海:一首索德格朗的诗。
【秋天的日子】
秋天的日子是透明的,
被畫在森林金色的底部……
秋天的日子在向世界微笑。
無欲的睡眠是多麼的舒爽,
看夠了鮮花,厭倦了綠葉,
枕邊放一頂酒紅的花冠……
秋天不再有任何欲念,
它的手指冰涼麻木,
夢中,它到處看見
白色雪花在不停地飄落……
1916【诗】
    沙柳:@楼如岳,@黄福海老师早!
    沙柳:@黄福海,好诗啊,不全?很想读。
    楼如岳:黄福海老师早!
    黄福海:各位老师早!
    黄福海:发送一个连接。
【白天变冷……】
白天在天黑时变冷……
请喝我手上的温暖,
我的手流淌着春天的血液。
请抓住我手,请抓住我白皙的手臂,
抓住我瘦弱肩膀的渴望……
这将是怎样的感觉,
一个夜晚,一个像今天这样的夜晚,
你沉重的头倒向我胸怀。
你把你爱情的红玫瑰
扔进我的白色子宫——
我烫热的手紧握住这玫瑰
它很快枯成一团……
啊,你目光冰冷的主宰者,
我接受你递来的花冠,
它把我的头压向我的心……
今天,我第一次见到了我的主人,
我颤抖着很快认出了他。
我感到他沉重的手压着我柔软的臂膀……
我清脆的少女的笑声,
我高昂的女人的自由此刻在哪里?
我感到他紧紧抱着我哆嗦的身子,
我听到现实坚硬冰冷的声音
在撞击我脆弱的、脆弱的梦。
你寻找花朵
找到了果实。
你寻找泉水
找到了大海。
你寻找女人
找到了灵魂——
你失望了。
1916【诗】
 
【一个愿望】
在这阳光灿烂的世界里
我只需要花园的一张椅子
和一只躺在那里晒太阳的猫……
我将坐在那里
怀揣一封信
一封很短的信
我的梦就是这样……
1916【诗】
 
【现代女性】
我不是女人。我是中性物。
我是孩子,一个侍从,一项大胆的决定,
我是猩红太阳一缕大笑的光芒……
我是捕捉所有贪婪之鱼的网,
我是装盛女人一切荣耀的碗,
我是迈向偶然和毁灭的脚步,
我是自由和自我的飞跃……
我是男人耳中血液的低语,
我是灵魂的高烧,肉体的渴望和拒绝,
我是新天堂的入口标志。
我是火焰,寻觅与放纵;
我是一汪水,深得敢吞没膝盖,
我是自由条件下以诚相待的水火……
1916【诗】
 
【我的灵魂】
我的心不会表述,不懂真理。
我的心只会哭泣、欢笑,扭动双手,
我的心不会回忆、辩护,
我的心不会思考、论证。
小时候我见过大海:它是蓝的。
年轻时我遇到一朵花:它是红的。
此刻我身边坐着一个陌生人:他没有颜色。
我怕他甚于少女害怕恶龙。
骑士出现时,少女倏红又白,
而我的眼眶四周只有一道道黑晕。
1916【诗】
 
【爱情】
我的灵魂是一件染着天空颜色的浅蓝衬衫;
我把它扔在海边的一块礁石上,
裸身向你走去,用女人的姿势。
用女人的姿势我在你身边坐下,
喝着葡萄酒,吸着玫瑰的芬芳。
你发现我很美,像梦中遇到的一样。
我忘掉了一切,忘掉了我的童年和祖国,
我只知道你用抚摸将我捆住。
你笑着拿来一面镜子,让我照照自己。
我看见我的臂膀是一块正在碎裂的泥巴,
我看见我的美病了,我只有一个愿望:消失。
啊,请紧紧地搂住我,让我不再有任何渴求。
1916【诗】
 
【美】
美是什么?所有的灵魂都在追问——
美是每一场奢侈,每一朵火焰,每一次充溢,
每一个巨大的贫困;
美是对夏天的忠贞,对秋天的裸露。
美是鹦鹉的羽衣或预示风暴的落日。
美是清晰的特征,独特的音调:这就是我。
美是巨大的损失,默默送葬的队伍。
美是折扇摆布命运的轻轻一扇。
美是玫瑰般四溢的情欲,
或因阳光的闪耀而对一切的宽恕。
美是僧侣选择的十字架或女人从情人那里得到的项链。
美不是诗人给自己倒的稀薄的蘸酱,
美是发动战争,寻找幸福,
美是为更高的权力服务。
1916【诗】
    黄福海:各位老师早!
    沙柳:@黄福海索的这首诗一读就让人的心静下来,好诗功效就如此高呢。
    楼如岳:是的,【早上好,读首诗】是一个很好的载体,一早把我们带入诗情画意的世界!
    黄福海:李笠x王柏华x董伯韬|雨和雪的周旋与舞蹈:索德格朗笔下的女性世界
【北歐的春天】
我所有的空中樓閣都已冰雪消融。
我一切的夢都已隨流水而去。
我愛過的東西只剩下
湛藍的天空,幾顆黯淡的星星,
風在樹林中緩緩移動。
空虛沉睡,河水安寧。
年邁的松樹默默站著,
思念夢中吻過的白雲。
    黄福海:今天下午可以见到译者。
    黄福海:我前天见过了。
    沙柳:噢,那很荣幸噢。
    沙柳:@楼如岳,是的,黄老师高见!
    黄福海:索德格朗是北欧诗歌从传统向现代的节点,简洁又深刻,很难做到。我们写诗,不能一味盲目地写,看看先贤的创作,会有很多启发。
    楼如岳:黄老师所言给人启发。“秋天的日子是透明的,梦中,它到处看见,白色雪花在不停地飘落……”在诗意里,停留很久,对我们这样的年龄来说,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自然主义,也是一种雨和雪的周旋与舞蹈。
    黄福海:赞一个!
    楼如岳:霍俊明【黑色木风箱】,也很好,尤其“那些花朵,父母亲手栽过的高过了红色的稀疏房顶,高过了银色铁片抖动的树梢”,也有联想。只是他与黑色木风箱之间关联,初读时一下子没有联系上。
    楼如岳:我也赞一个!
    黄福海:@楼如岳,这首诗不错哦。
    沙柳:@楼如岳。是的,楼老师,这首诗,以情寄理,有历史的穿透力,同时又有哲理性,是较耐读的现代诗。
    沙柳:但我们的现代诗,与国外名家相比,似有注重诗的技巧,而在展现诗的思想上似有不足,这是需要我们注意的。
    铁舞:上传一个链接。
帝王之日】(節選)
他坐在那裏,撕掉一張紙
到處是巨大的、揮之不去的悲涼
他向前挪動一下身體,撕掉一張紙
樹葉喝著春天的綠血,國家寫著繁體
他撕掉一張紙,碎紙片扔出窗外
桌子上,他俯身去填寫一頁關於臉孔的表格
他將三張紙掂齊,然後揉成一團
然後又一一將紙鋪開,一起將三張紙撕掉
宮殿外也許就是天涯孤旅,也許
明天冬至,今天晚上的脾氣必須有所收斂
奏章和邊關文件裏處處冒出火的軀體
他左手端著蠟燭,右手遮擋著穿堂的陰風
低頭去地板上找滿地撕掉的紙片
很多精美的小楷已經支離破碎
……
他翻了一頁書稿,從中撕掉一張紙
他撕掉一張紙,接下來是長時間的靜坐發呆
他的右眼似乎在注視左眼,嘴唇微微顫動
心情變得浮躁而複雜,一滴蠟滴在他的手上
他什麼也沒有感覺到,顯得失落而麻木
他撕掉一張紙,他撕掉一張紙
他撕掉一張紙,他撕掉一張紙
他撕掉一張紙,他撕掉一張紙
他撕掉一張紙,他撕掉一張紙
他撕掉一張紙,他撕掉一張紙
他撕掉一張紙,他撕掉一張紙
他撕掉一張紙,他撕掉一張紙
他撕掉一張紙,他撕掉一張紙
……
他撕掉一張紙,他知道又撕掉了送紙人消耗時間的方式
他知道他撕掉的紙張並沒有刻意取樣,也不意味著
失誤和專注,他撕掉一張紙
2013-12-10
 
    铁舞:评评徐慢的诗,如何?
 
    陆钰明:我喜欢北欧的春天那一首。
    楼如岳:初读【帝王之日】,感觉色彩太重,特别是他想撕掉一张纸,容易使人联想政治,我不喜欢。也许长诗,得慢慢读。我喜欢上面两首。
    楼如岳:【陶春荐语】徐慢的写作,已经超越了一般“诗”的定义,他以人类普遍心理之恶为言说的引信密码,无情拉爆了自我怀疑及世界每一个角落隐藏的核弹。透过血肉分崩离析言辞的硝烟,他亦然重建了汉语崭新之维本真情怀拥抱的新大陆。
    荆洪权:如读小说。
    沙柳:@楼如岳,赞同楼老师意见。徐慢的诗确实具有颠覆性。这种诗的形式具有现实的意义,与现时代有某种密码式的链接。内容具有现时代人们快节奏,穿透力强,思想色彩多向等特点,值得研究和借鉴。表现方式上也具有现代的手法特点。其不足是色彩偏灰,读之如腊,超越了大众接受的普遍形式。这就决定了读者是小众的小范围的。总体在诗歌的创新上是值得学习和借鉴的。请各位老师批评。
    沙柳:@荆洪权,是的,在韵律上似有足呢。
    沙柳:@陆钰明,我也喜欢北欧的那诗。
    陆钰明:语言简练,有回味。
    楼如岳:@沙柳,徐慢的写作在诗歌的创新,是值得学习和借鉴的。
    沙柳:@楼如岳,徐慢的写作有厚重感,这是难得的。
    沙柳:当前大众风花雪月流行,他能独行,精神可鉴。但表现上有些梗塞,不顺畅,也是值得注意的。
    铁舞:【今日微英语】This love poemisre presentative of the author‘s best works.
    铁舞:这首爱情诗是这位作家的代表作。
    荆洪权:读诗人徐慢【头颅】,复杂无从时,突然间想起了自己曾在一首诗中用过“头颅”一词。
【地球儀】
輾轉不定的頭顱
大腦皮層的溝回清清楚楚
地球有多複雜
它就有多複雜
    我一个“复杂”,就把地球这颗头颅交代完了。而诗人徐慢的这颗头颅却不是随随便便用一个“复杂”的词就算完了,他要解剖给你看,当然,一趟手术下来,至少也得几十分钟,这还不一定能看得清楚。
    沙柳:@荆洪权,荆老师容量大,但有言尤未尽之感。当然,短诗也只能如此。
    陆钰明:我觉得徐慢的诗不应是新诗发展的方向,语言啰嗦,诗体臃肿。
    荆洪权:@沙柳,是。我大约数了一下,滑屏时眼睛有点花。徐诗人好像写了十三四个头颅。人头攒动,想得可都不一样啊。
    黄福海:@陆钰明,同意!
    沙柳:@陆钰明,@荆洪权呵呵!不在于头颅,不在于方向,需我们关注的是他的思维方式和表现方式。
    黄福海:那就好好看诗学理论书好了,读什么诗啊!
    沙柳:徐慢的方法不是新诗发展方向我也同意。@黄福海,我们学其长吧,徐诗的厚重感是当前少有的。
    黄福海:有一流的诗放着不读…真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
    沙柳:黄老师请贴诗,我们学。早上那首诗就很好
    黄福海:我再贴一遍。
    黄福海:【紫色的黄昏】。
【紫色的黃昏】
遠在洪荒時代我的心靈就穿著紫色的黃昏,
裸體的少女在那裏和奔跑的半人馬嬉戲……
晴朗的日子射出明麗的目光,
只有陽光對女人嬌弱的身子表達著敬意……
男人沒有到來,從沒有來過,不會變成……
男人是太陽的女兒憤怒地扔在崖壁上的一面虛假的鏡子,
    黄福海:
男人是白色孩子無法理解的謊言,
男人是驕傲的嘴唇所輕蔑的一隻腐爛的水果。
美麗的姐妹,請高高攀上最堅硬的岩石,
我們全都是女戰士,女豪傑,女騎手,
純真的眼睛,天空般的額頭,玫瑰的面具,
沉重的波濤和飛逝的鳥兒,
我們是最意外,最深沉的紅色,
老虎的斑紋,繃緊的琴弦,不會暈眩的星星。
1916【诗】
    沙柳:我们学习精读精品是应该的,但主要是我们现代诗词议厅或身边人的诗加以讨论。
    黄福海:上面是链接,有很多诗
    沙柳:@黄福海,您贴的我链接不上,要第三方,我在试试。
    沙柳:打开了,浏览了一下,没细读,好诗,收藏了。
    黄福海:我说句不客气的话,当今诗坛的毛病之一就是只读身边的诗,不读外国和古人的诗,眼光太窄。
    沙柳:贴不过来。
    沙柳:@黄福海,对的,赞同!
    黄福海:
【現代女性】
我不是女人。我是中性物。
我是孩子,一個侍從,一項大膽的決定,
我是猩紅太陽一縷大笑的光芒……
我是捕捉所有貪婪之魚的網,
我是裝盛女人一切榮耀的碗,
我是邁向偶然和毀滅的腳步,
我是自由和自我的飛躍……
我是男人耳中血液的低語,
我是靈魂的高燒,肉體的渴望和拒絕,
我是新天堂的入口標誌。
我是火焰,尋覓與放縱;
我是一汪水,深得敢吞沒膝蓋,
我是自由條件下以誠相待的水火……
1916【诗】
    黄福海:这首现代女性,我们讨论会上谈了三刻钟,逐字逐句地谈,不要空谈。
    沙柳:这是火焰!诗的激情可现噢。
    沙柳:我是一汪水,深得敢没膝盖。
    沙柳:好。
    黄福海:比如一汪水,跟吞没膝盖,如何表现更好。
    黄福海:这里面是什么矛盾心态。
    沙柳:深得敢吞没膝盖有引深寓意,我们的膝盖骨不能软。
    沙柳:水很软,可穿石。
    沙柳:水很深,可容纳一切。
    黄福海:这里也可以谈谈自己最近读了那些好书好诗集,具体一首诗的分析,我们可以学些什么,等等,不要太浮躁,今天谈东明天谈西,不会有什么具体的收获,对写诗也没什么好处。
    沙柳:水的力量在于无形。所以这诗用的好。
    沙柳:@黄福海,对的,您看我们今天主要讨论什么内容为好?
    黄福海:我从李笠的谈话中得知,这是一首写给男性的诗,首先她生活在女性不太自由的国度和时代,我们要把眼睛放到一百年前。
    黄福海:所谓现代女性的提出就比较突兀,因为当时没有人公开承认自己是前卫的等于是自绝于人民。
    沙柳:通过今天的讨论,最好规定大家在一段时间能同读一本书,一起探讨某个内容,坚持一段时间,学习效果会有显现。
    沙柳:@黄福海赞同,读诗要了解时代背景。
    黄福海:于是她以中性物自称,是在当时男女判为两个世界的时代来说,是个进步。
    黄福海:于是这首诗开始了一系列的对立统一中展开,这些对立统一,至今还十分新鲜。
    沙柳:@黄福海,是的,那个时代,这样的表现是很有勇气了。我们这个时代也有篱笆需穿越,只是我们的眼光和勇气,是要学习和锻炼的。
    黄福海:这里的一汪水,非常巧妙,因为水是性的象征,当时的女性是不敢轻易谈论性的。索德格朗也不是性泛滥者,所以她说我要涉水,但只敢于涉到膝盖,一句话,把她对性的看法,准确地表现出来了。
沙柳:高明!
    黄福海:诗要静静地读…
    沙柳:@黄福海,分析的很深入!谢谢!
    沙柳:其它各位老师也说说看?
    沙柳:包括刚才议的讨论主题和读诗的建议,都可说说。
    沙柳:@黄福海,您这种学习方式值得学习,我们改稿子都是打出幻灯,一句一句的改。
    楼如岳:@沙柳老师,我们诗词议厅就像一个课堂,让铁舞推荐一本书,或某个话题,大家在一段时间一起读,一起讨论探讨。坚持一段时间,学习提高会有明显效果。
    沙柳:对待诗更应该这样认真。各位老师说说看?有什么高见?
    沙柳:@楼如岳,好呀!
    沙柳:我认为楼老师的意见好,这样一边读书读诗,一边拿出具体的诗来讨论,理论到实践再理论再实践,不断提高。关键是在诗词议厅能学到东西。
    楼如岳:能学到很多东西。
    沙柳:铁舞老师费心,根据我们厅当前情况,请您今天或什么时候推荐我们读书读诗,这个过程中大家讨论,有目标有大概的学习计划,咱们诗词议厅兴也!
    沙柳:@黄福海,我有时候开着音乐读诗,有时候读到满身汗水,特别兴奋!这挺好的。
    沙柳:@黄福海,当然,我只是业余爱好诗。
    黄福海:如果你把诗当成发汗药我也没意见,哈哈!
    黄福海:不过有些诗,也只能称得上是发汗药。
    沙柳:@黄福海,读高中时,读了郭的地球——我的母亲,这首诗让我激动了好一阵子。一首好诗是可以引路的。
    铁舞:福海老师说得对,要读经典。”新诗百年,有创世之功、造山之功,但具体到阅读,总是有诗多而好诗少的遗憾,读来有意思没味道,为什么呢?读古诗文,仅从语式语态而言,多是商量培养的感觉。而读现代汉语诗文,尽见真理在握而欲指点江山的戾气。”(沈奇:【新诗:一个伟大而粗糙的发明】)
    沙柳:@铁舞,是的。
    黄福海:“戾气”下字狠!
    黄福海:读一点文心雕龙诗品就知道诗与气的关系。
    黄福海:所谓经典是大路朝天的事儿,就是少人读。
    黄福海:因为都喜欢盲目地创造。
    黄福海:看过优秀的外国诗古人诗,就只知道自己的创造有多幼稚。
    沙柳:文心雕龙在上学时读过,工作后就没时间读了,时间总是很快的,@黄福海,是的。我们一段时间读一本书或诗,研究讨论一些技法,在同写同题诗。形式格式不限,这样坚持一段时间肯定会有效果。
    黄福海:我只是瞎说一通,有得罪处敬请原谅啊!
    沙柳:@黄福海,外国的我们要学习,我们的好传统也要继承。@黄福海,老师说的好!
    沙柳:我个人认为还是要重在实践。
    铁舞:现代人怎么把诗写得有味道?(不是有思想,有意义。)有味道的诗,人们才会去品,犹如美食,食不厌精,回味无穷。
    戴维牛:但我们的现代诗,与国外名家相比,似有注重诗的技巧,而在展现诗的思想上似有不足,这是需要我们注意的。~这个是的,炫技?
 
    铁舞:检查一下我们自己写的诗,好好省检一下。我拿徐慢的诗拿来就是为了考考大家的判断力。戾气!
 
     见识了吗?这样写诗是浪费才气!你是写诗,不是写批判稿,你有思想不妨直接做思想家就是了,何必写诗!说到底,是不敢!
    戴维牛:字,词,句法、局法,章法的运用,综合性的。
    戴维牛:各位老师,上午好!
    沙柳:@铁舞赞!有味道比较直观形象。
    沙柳:@戴维牛老师好!
    沙柳:我们对写诗不妨海纳些,诗的有味道是多方面的,思想内容应该是首要考虑的,技法应在第二,还有其……
    戴维牛:网图诚谢!
一隻看雲的羊/海英
 
陽光燦爛的時候
我到海邊去看羊羔
我喜歡看一隻落單的羊羔
躊躇在野草叢中
我喜歡看孤單的羊羔
偶爾抬頭看看雲和我
我看羊羔的眼睛
不知道它在想什麼
礁石一直是那塊礁石
潮汐已不是昨天的潮汐
我喜歡看落單的羊羔
這是個秘密
 
ALookatCloudsLamb (BySeaLustre(Haiying)Tr.DavidWei)
 
Whenthesunisshining
Gototheseasidetoseealamb,
Iliketoseeafalllonelylamb
Hesitancyintheweedleaves;
Likewatchingonelonelylamb
Youoccasionallylookupattheclouds
AndIseetheeyesoflamb,
Idontknowwhatyourethinkingthat;
Reefhasbeenapieceofrock,alamb
Tides,
Iliketoseeafalllonelylamb
Thisisyoursecretshining
2015-5-6
 
    沙柳:不好意思,刚没写完就发了,还有其它的方面。
    沙柳:@戴维牛,这是一首有味道儿的诗,各位老师看看?
    戴维牛:这首作者有想法,但表达有些问题,有了高级诗作的芽,英译时做了处理,升级了。
    沙柳:很好!各位老师说说看?
    沙柳:都吃饭了,那下午再讨论吧。下午三点开始
    黄福海:什么叫afalllonelylamb啊?
    楼如岳:一只孤独的羔羊。
    黄福海:学习了
    荆洪权:【礁】淤滩。参句:“礁石一直是那块礁石”❨海英【一只看云的羊】❩
    荆洪权:海英的【一直看云的羊】跟顾城的【远和近】相似。
    荆洪权:把顾城那首诗里的“你”换成“羊”,就是了。
    荆洪权:看了发上来的索德朗格的几首诗好像都是在喊口号。
    荆洪权:口号诗。
    荆洪权:【蝇】瘫爪。参句:“秋天不再有任何欲念,它的手指冰凉麻木,梦中,它到处看见,白色雪花在不停地飘落……”(瑞典女诗人索德格朗【秋天的日子】,1916【诗】。)
 
     下午:14:49
 
    沙柳:@荆洪权,荆老师老早到了,致敬!
    沙柳:各位老师好!上午讨论有些激烈,其实挺好的,各位老师观点不同,但都各有道理。下午我们继续,有好的观点都可展示出来。
    沙柳:贴一首诗。
高處的窗口/沙柳
 
高處的窗口有流雲飄過
蝴蝶那樣柔軟的翅膀無法停靠
感覺離夢很近離天堂很近
偶爾飛過一隻鳥
顯得那麼親切
 
有風行走在高處
不經意推開窗
翻曬黑白照片甚至陳年太陽
風在窗口吹起口哨鼓噪
都市時尚以及不過時的青春
風站在高處的節奏
讓視窗有些虛晃
 
風走進窗打開遙控器
清新的畫面撲面而至
風喚云云攜雨
滋潤大地
 
視窗是城市站在高處的眼睛嗎
越開越多越開越高
高處看世界闊遠爽心
高架立交車流人流
一覽眾山小
 
高處的視窗看雲就是霧
霧把事物朦朧起來
活鮮鮮的生活浸潤了濕度
人們開始思考
在高處的視窗安裝
調節濕度的紗窗
2015.11.1于上海。
    沙柳:刚出炉的,请各位老师批评!
    楼如岳:@沙柳老师,这首【高处的窗口】诗,我特别喜欢第一段:
高处的窗口有流云飘过
蝴蝶那样柔软的翅膀无法停靠
感觉离梦很近离天堂很近
偶尔飞过一只鸟
显得那么亲切
 
    楼如岳:感觉,自己思绪就像柔软的翅膀,无法停靠。后面的也许更精彩,但我停留了,在这几句。
    沙柳:这样停留也很有味道,感谢楼老师指教!
    沙柳:各位老师请多指教噢。
    楼如岳:@沙柳老师,我提一个问题,如何?
    沙柳:好呀?请楼老师指教。
    楼如岳:最后一段,写得非常好,觉得有点像作者的哲学与思想,不知这样理解,是否符合真实?
    沙柳:@楼如岳,我就是上午受铁舞老师,黄老师及各位老师的讨论启发,想表达这个意思,却很难最后定稿,才贴出来让各位老师斧正的。
    楼如岳:“人禀七情,应物斯感,感物吟志,莫非自然。”我觉得非常好!
    沙柳:谢谢楼老师鼓励!我很想听听不同的意见,尤其是批评,现在批评很难,所以诗词议厅倡导这个也是难能可贵的。
    沙柳:记得我一首写鸟儿的诗,铁舞老师动手斧正,定稿后感觉很有味道。
    楼如岳:发上来,重温一下。
    沙柳:好的
    沙柳:我贴上来。
一隻小鳥/沙柳
 
一隻小鳥
倏地飛進書房
打翻了
滿世界的秩序
(過去和未來
滿世界的文字
被啟動)
小精靈上下飛舞
從書櫃到書桌
一刻不停地翻閱
它鳴叫著
一副看懂世界的樣子
我打開左邊窗
它飛到右邊玻璃
我打開右邊窗
它飛到左邊玻璃(好像故意氣我
又好像故意引誘我)
實在忍不住
伸手捉了它
我握住它它看著我
並不害怕
我揚手放飛了它
好像放飛了自己
2015.10.15于上海
 
放飛/沙柳
 
一隻鳥兒倏地飛進書房
打翻了滿世界的秩序
 
過去和未來被啟動
還有滿世界的文字
 
小精靈上下飛舞從書櫃到書桌
一刻不停地翻閱
 
它緊張地鳴叫著
一副看不懂世界的樣子
 
我打開左邊窗
它飛到右邊玻璃
 
我打開右邊窗
它飛到左邊玻璃
 
好像故意氣我
又好像故意引誘我
 
實在忍不住伸手捉了它
我握住它它看著我並不害怕
 
揚手放飛了它
也好像放飛了自己
2015.10.15于上海
 
    沙柳:这首诗前边发的是改过的,后面的放飞是原诗,现在拿出来,各位老师看,诗的品味儿确实提高了吧。
    楼如岳:如果我是一只小鸟,是看得懂世界,还是看不懂世界?
    沙柳:说小鸟看懂世界好,有味道儿。
    楼如岳:铁舞老师改得特别好,小鸟能看得懂这世界。所以,古语有“忘机心宜养鸟,访幽静宜卧草”之说。
    沙柳:是的,这样越读越有味道儿呢。
    荆洪权:撤回一条信息。
    沙柳:怎么撤回了?
    荆洪权:@沙柳,“一幅看懂世界的样子”,“它并不害怕”。建议删掉这两句。
    荆洪权:
一隻小鳥
 
一隻小鳥
倏地飛進書房
打翻了
滿世界的秩序
(過去和未來
滿世界的文字
被啟動)
小精靈上下飛舞
從書櫃到書桌
一刻不停地翻閱
它鳴叫著
我打開左邊窗
它飛到右邊玻璃
我打開右邊窗
它飛到左邊玻璃
(好像故意氣我
又好像故意引誘我)
實在忍不住
伸手捉了它
我握住它
它看著我
我揚手放飛了它
好像放飛了自己
 
    荆洪权:哈哈…这回差不多了…谬改,看看就是了,别当真。
    黄福海:沙柳的诗写得好
    沙柳:@黄福海,谢谢老师鼓励!
    黄福海:有趣味
    沙柳:@荆洪权,这样改更好?
    荆洪权:不,还是铁舞改得那种格式有点意思,显得有灵动趣味些。
    沙柳:噢。
    荆洪权:显得有间歇性。
    黄福海:
放飛/沙柳
 
一隻鳥兒倏地飛進書房
打翻了滿世界的秩序
過去和未來被啟動
還有滿世界的文字
小精靈上下飛舞從書櫃到書桌
一刻不停地翻閱
它緊張地鳴叫著
一副看不懂世界的樣子
我打開左邊窗
它飛到右邊玻璃
我打開右邊窗
它飛到左邊玻璃
好像故意氣我
又好像故意引誘我
實在忍不住伸手捉了它
我握住它它看著我並不害怕
揚手放飛了它
也好像放飛了自己
2015.10.15于上海
 
    荆洪权:@沙柳,就是说,括号里的按语,就好像人和鸟在互相琢磨着该怎么办,或许也是在喘气。
    沙柳:@黄福海,黄老师高见?
    黄福海:我贴的样子好。
    黄福海:看不懂,好。
    黄福海:括号不好。
    荆洪权:@沙柳,铁舞改得还是有点道理。
    沙柳:@荆洪权,噢!
    沙柳:噢。
    黄福海:细节上因人而异,但是这首诗总体切入和展开都很好。
    荆洪权:@黄福海,你今天贴上来的瑞典诗人索德格朗的【秋天的日子】是谁翻译的?
    黄福海:李笠
    荆洪权:是。谢谢。
    荆洪权:【蝇】瘫爪。参句:“秋天不再有任何欲念,它的手指冰凉麻木,梦中,它到处看见白色雪花在不停地飘落……”(瑞典女诗人索德格朗【秋天的日子】,1916【诗】。李笠译。
    沙柳:荆老师这三字诗一展开,不少人都插不上话喽。
    荆洪权:哪里,我是为了收藏。略过即可,省视。见谅。
    沙柳:荆老师功底深,只是这三字诗形式太窄,玩不起来。
    沙柳:各位老师还可以贴诗议噢。
    沙柳:都做饭去了?都是好当家噢!
    沙柳:好吧,咱们晚上再议吧
    铁舞:一下午大家讨论得很好。晚上我提供一个速写:
 
淮海路所見/铁舞
 
一頂乳白色的禮帽
丟在花壇裏
花碎雜地開著
帽子下面那張臉不見了
 
    铁舞:一首小诗,小得不得了,毫无意义。
    沙柳:@铁舞,有点儿意思。感觉容量挺大,有故事在诗里。
    荆洪权:【秋蝇】秋蝇不再有任何欲念,/无欲的睡眠是多么的舒爽,/看够了鲜花,厌倦了绿叶…/它的手指冰凉麻木,梦中,/它到处看见白色雪花在不停地飘落……  按:我的一首现代诗。
    沙柳:各位老师看看,大家说说看。
    荆洪权:沈奇说的“而读现代汉语诗文,尽见真理在握而欲指点江山的戾气。”就是“先有沟壑后有笔墨”的问题。
    黄福海:我的一首现代诗…这个注有必要吗?
    黄福海:@铁舞你这首短诗有点恐怖。
    沙柳:@黄福海眼毒,赞!
    沙柳:@铁舞,这首诗有点后现代的味道儿,平静的表面,盖着恐怖的现实。
    荆洪权:凶杀案现场。
    荆洪权:面目全非。
    荆洪权:血红沥拉的。
    黄福海:如果是这样,这首诗就没写完。
沙柳:随你想吧,这诗的背后故事多着呢,容量太大!我们主要还是从思维、思想内容、写作方式等技法上来探讨吧。
    沙柳:当然,也可以更多方面。
 
    晚上,19:03
 
    荆洪权:一下午大家讨论得很好。晚上我提供一个速写:
 
淮海路所見/铁舞
 
一顶乳白色的礼帽
丢在花坛里
花碎杂地开着
帽子下面那张脸不见了
 
    这首诗突然间使我想到了日本电影【人证】的结束时的一个画面,母亲站在山上,接着母亲在画面里消失掉,出现的是一顶在山峰间漂浮的帽子。这个故事想起来还是很感人,母亲不愿认黑皮肤的儿子,而把儿子杀掉。
    荆洪权:黄福海说这首诗有点恐怖,有点道理。
    荆洪权:“花碎杂地开着”,让我想到碎肉。
    荆洪权:【花】驳瓣。参句:“花碎杂地开着”❲铁舞【淮海路所见】
    荆洪权:“新诗百年,有创世之功、造山之功,但具体到阅读,总是有诗多而好诗少的遗憾,读来有意思没味道,为什么呢?读古诗文,仅从语式语态而言,多是商量培养的感觉。而读现代汉语诗文,尽见真理在握而欲指点江山的戾气。”(沈奇:【新诗:一个伟大而粗糙的发明】)可惜死了,对新诗的失望是一个方面。
    荆洪权:就是“先有沟壑后有笔墨”,还是“先有笔墨后有沟壑”的问题。
    荆洪权:沈奇说的“而读现代汉语诗文,尽见真理在握而欲指点江山的戾气。”就是“先有沟壑后有笔墨”的问题。
    铁舞:【淮海路所见】我是如实写生,真的看到的,并不觉得有意义,但总觉得有意味。我常常写看得到的东西,偶然性高,也就奇了。
    铁舞:再推荐一首诗
 
苦杏仁/蔣立波
——致回地
 
讓我變苦。
把我數進杏仁。
——保羅·策蘭【數數杏仁】
 
需要敲開那堅硬的外殼
取出苦澀的核心,像一種否定的治療
在反義詞裏,取出詞的本質
 
也像一種駁斥,在被置換的政治裏
取出歧義的部分
取出我們的猶豫、羞恥、盲目
我們的對峙和懸而未決
一首詩:欲言又止的結尾
 
在望京醫院白色的走廊裏
你遭遇一個被剝離的詞
那存在的難和苦,存在的孤立、空白
 
一把冰涼的鉗子,取出體內的腫脹之物
你開始重新辨認那些地獄的場景
以便用漢語喊出那位“苦弱的上帝”
像一個新的朋霍費爾,對高處的法則作出拒絕
 
在通州農貿市場,你終於買到一袋苦杏仁你的弦子上,拉出另一個聲音:“讓我變苦”
 
一首掙扎的詩,它既是判詞,更是供詞
2012
 
    荆洪权:我觉得有保罗·策兰的那两句就已经够了。
    沙柳:对的,铁舞老师讲的写生,我理解是,把看到的景象用诗的语言表述出来,训练自己的诗的思维,是很有益的学习。
    沙柳:@铁舞苦杏仁,这首诗学习了。
    荆洪权:保罗·策兰的那两句是谁翻译的?
    曲铭:贴二首诗。
讀一篇讀過的文章
 
它們並不如我所見的
那樣確鑿無疑
海岸線一般鮮明的邊緣
僅僅是昨天
它們的變化
和我的存在無關
它們是明擺在那兒的
白紙黑字
作者遺忘了它們
濕噠噠的冬雨之後
 
如果車站上的等候者
仍舊是那麼幾位
(一個女子的衣裳換過了)
目擊證人卻遠走他鄉
混跡于人群
 
猶如置身血液裏的真實姓名
毫無跟蹤、破解的必要
它們並不如我所見的
那樣丰姿綽約
與素未謀面的讀者曖昧
僅僅是昨日的溫存
負心何其尋常
 
重見之下
它並不如我所以為的
那般空曠,乏味
它宛若新娘豐富而神秘
血色氾濫無限精神
洞若觀火者已然力不從心
日光多年前那般
房屋推倒,重建
 
過去式
五月末怒放的金絲桃不見了
滿地的白槐花沒有了
即使草地上站立著一頭斑斕大虎
我不會驚嚇,面若桃花
 
初夜的激情消退了
天邊的暮靄化為烏有
一切美好在遠方,某一處房舍
一切安詳在近旁,熟悉也生疏
 
颱風吹來的流雲飛走了
言之鑿鑿的告白遺忘了
此刻,親愛的依舊在忙碌
靜坐,我讀夏日時光
 
還有些疑惑、猶豫難舍
相信我將拋下已有
從龐大陸離的展會出來
把煞有介事的畫面丟在腦後
 
言之鑿鑿的告白無人提起
樹下的槐花白沒有了
就這樣乾乾淨淨的
沿著熟悉的小徑來回
 
    荆洪权:有点现代感觉。
    荆洪权:有读北岛那一路诗歌的感觉。
    荆洪权:或者是林庚的感觉。
    荆洪权:林庚二三十年代的作品。
    荆洪权:句意象。
    荆洪权:林庚作品的句子后面的“了”、“的”字较多,我发现你的作品也是。
    沙柳:铁舞老师这首苦杏仁,我感到思想性,诗的意象,语言的表达技法的运用等都是比较可取的。
    沙柳:一是思想性的表达,从苦杏仁这个很小的事物入手,展现人生的苦难这个大主题,再通过医院,手术台等物象,表达的悲悯的诗人情怀。二是运用象征,联想等手法,把苦杏仁与人的命运联系起来,很紧密,不露痕迹。三是在技法运用上也是比较好的
    沙柳:各位老师也说说。
    沙柳:@荆洪权,是的,赞同!
    荆洪权:【心】仁脏。参句:“让我变苦。/把我数进杏仁。”❲德国诗人保罗·策兰【数数杏仁】❳
    荆洪权:【忆】演前。参句:“它们并不如我所见的/那样确凿无疑”❲曲铭【读一篇读过的文章】❳
    荆洪权:【淼】遥澜。参句:“海岸线一般鲜明的边缘/仅仅是昨天”❲曲铭【读一篇读过的文章】❳
    楼如岳:@曲铭
言之鑿鑿的告白無人提起
樹下的槐花白沒有了
就這樣乾乾淨淨的
沿著熟悉的小徑來回
 
    您的那首【过去式】,并不是过去式,也是进行式和将来式;对一个诗人来说,不求闻达,沿着熟悉的小径来回;对一个感性的读者来说,想象一切美好在远方,那是一种抛下已有的优雅。
    沙柳:@楼如岳,楼老师所言真切!
    荆洪权:【心】赝脏。参句:“仅仅是昨日的温存/负心何其寻常”❲曲铭【读一篇读过的文章】❳
    荆洪权:@楼如岳,分析亦见性情。
    楼如岳:@荆老师您的三字诗,评得到位。
    荆洪权:@楼如岳,过奖。见评曲铭之语,始有感动。
    荆洪权:你评得很到位。
    荆洪权:几日以来,最好之评。
    楼如岳:@荆老师,作揖!
    荆洪权:是。
    荆洪权:《记承天寺夜游》苏轼: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户,欣然起行。念无与为乐者,遂至承天寺寻张怀民。怀民亦未寝,相与步于中庭。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
    戴维牛:“新诗百年,有创世之功、造山之功,但具体到阅读,总是有诗多而好诗少的遗憾,读来有意思没味道,为什么呢?读古诗文,仅从语式语态而言,多是商量培养的感觉。而读现代汉语诗文,尽见真理在握而欲指点江山的戾气。”(沈奇:【新诗:一个伟大而粗糙的发明】)
可惜死了,对新诗的失望是一个方面。
    戴维牛:这里洪权提出一个问题。即是的问题,中国文言很少是,这是一个现象?本质呢,与西人文化、之于中国白话文字?何谓是?何谓实事求是。这个问题请洪权认真考虑,有问题可私我@荆洪权
    荆洪权:是。
    戴维牛:铁舞老师的诗,均有比较深刻的思考,有余味?这在新诗里,应该是比较独特的,尽管我看新诗不够多。
    戴维牛:没有余味?还是诗吗,或说诗是否一定要这样写??~~
    楼如岳:@戴维牛,我也这么想。
    戴维牛:【秋蝇】:、秋蝇不再有任何欲念,/无欲的睡眠是多么的舒爽,/看够了鲜花,厌倦了绿叶…/它的手指冰凉麻木,梦中,/它到处看见白色雪花在不停地飘落……
按:我的一首现代诗。黄福海:我的一首现代诗…这个注有必要吗?
    戴维牛:@楼如岳,楼老师,晚上好!
    楼如岳:@戴维牛,晚上好!
    沙柳:晚上好!@戴维牛,评论到位。
    楼如岳:@沙柳老师您主持了一天,又谈了一天的诗,非常到位,非常辛苦,在此,特表达我的敬意!为您点播一首好听的音乐。点播了一个链接,播放乐曲【Beyon gthe Sea】.
    沙柳:@楼如岳,谢谢鼓励!不知不觉到晚十点了,咱们的评议今天就到这里吧,各位老师早点休息!晚安!
    荆洪权:@戴维牛“新诗百年,有创世之功、造山之功,但具体到阅读,总是有诗多而好诗少的遗憾,读来有意思没味道,为什么呢?读古诗文,仅从语式语态而言,多是商量培养的感觉。而读现代汉语诗文,尽见真理在握而欲指点江山的戾气。”(沈奇:【新诗:一个伟大而粗糙的发明】)
    可惜死了。对新诗的失望是一个方面。戴维牛,这里洪权提出一个问题。即是的问题,中国文言很少是,这是一个现象?本质呢,与西人文化、之于中国白话文字?何谓是?何谓实事求是。或许这跟辩证法有关系。今人的辩证法是否定辩证法,老是“是”与“不是”循环。古人或许不是,中庸之道吧…?
    苏轼【记承天寺夜游】: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户,欣然起行。念无与为乐者,遂至承天寺寻张怀民。怀民亦未寝,相与步于中庭。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
    已晚,早歇,叨扰,再叙。
    沙柳:好的,晚安!
    楼如岳:晚安。
    沙柳:好的,晚安!!
 
 
 
 

点数:993 发布:順頌 编辑:往詩如煙 联系:b2b@notbad.cn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