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手稿|贺年短信|阿樓旅行記|希腊之旅|拉萨見聞|叁字詩|琳琳詩也|秋天說之
姜明立画展|隧道修志|上海旅游|日本故事|隧道中国|隧道世界|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感其雪意:诗为自己而写,是真是情

阿樓博客裡  2016-6-20 23:20:05   来源:阿樓隨筆
孤獨/霞明玉映
2015年11月10日
 
 
 1
與鬼打交道
是魔鬼
在人間自由飛翔
是天使
 
2
一根針
從天而降
只有我
聽見墮落的聲音
 
3
河邊野草瘋長
蒙蔽流星的眼睛
落水後
它成為一塊漂流的石頭
 
4
四面傳來楚歌
河岸的蘆葦
低頭不語。
對大風
畢恭畢敬。
服從
命運的姿態
優雅而光榮
 
5
把想念
當做二分之一的晚餐
祝願自己用餐愉快
 
6
山河美好
是因為
魔鬼變成天使
我心中裝滿清風明月
 
 
    微信交流
 
    霞明玉映:问好两位老师。
    楼如岳:@霞明玉映,您好!
    楼如岳:我在读您的《孤独》。
    霞明玉映:老师多多指教。
    楼如岳:我看了一遍,闭上眼睛,让思绪去飞。第一感觉:在茫茫夜海,那一缕微光,您坚定那个方向;第二感觉:那张配图,给自己暖意;第三,那首歌,情感的宣泄!最细腻的描写:“一根针,从天而降 只有我,听见堕落的声音”。最佳句:“把想念,当做二分之一的晚餐,祝愿自己用餐愉快”!第二段,第四段,第五段,我停留时间最长。第一段,末端,首尾有呼应。诗为自己而写,是真,是情,难得!   
    楼如岳:有没有可以修改? 尾段,可以再留点想象空间。
    楼如岳:我是一名读者,初读之想法,供参考。荆老师评议,更细致。
    荆老师:读霞明玉映《雪》诗,感其雪意,兜增霜绪。憾无以为征,故,披其雪节,忝衍霜行。敷赠诗人,共鉴冰心。然,亦固知霜不掩雪矣。
    荆老师:
 
/荊老師
2015年11月10日
 
1.
堆起的雪人
成了暴風雪的同謀
 
2.
雪地的腳印
同色不同蹤
 
3.
我喉嚨裏的雪塊
變成了溫暖的鎮汁
 
4.⑴
男人
手中的雪花飄進深淵
女人
捧在雪中的雪花微微震顫
 
5.
心臟裏的雪花
已從血面上溢出
 
6.
孤雪自照
是的
那是孤燭的雪
是雪的孤燭
 
7.
復活的雪人
在春天突然融化
 
8.
雪的失足
依然不減它的潔白
 
9.
堆起的雪人
在春天突然融化
 
10.
是的
那是孤度的雪
是雪的孤獨
 
 
 
    微信交流   
    荆老师:@楼如岳,闲时看看。
    楼如岳:感其雪意,忝衍霜行,我又被冰冻了一次!
    荆老师:哈哈…硬凑的。
    楼如岳:您不写分行,就是一种孤雪自照。
    楼如岳:我最喜欢第六段。最后一段应为:是的/那是弧度的雪/是雪的弧度 您以为如何?意思是:雪还在下,带着瑟瑟微风。
    荆老师:行,挺好。雪的孤度…
    楼如岳:我最喜欢第六段。
    荆老师:都是借别人的思路,想来也没什么意思。
    楼如岳:敷赠诗人,共鉴冰心。这样交流,挺好的。
    荆老师:是。
    荆老师:@霞明玉映,在吗?《孤独》看了,但总感觉是没弄明白,是在牵强附会去理解这首诗。我孤独了…哈哈。
    楼如岳:【携程网】订单1555637209已出票,11月11日14:20上海浦东T1-珠海珠海;订单1555647125已出票,11月14日11:10珠海珠海-上海虹桥T2。明日,我去珠海,参加两天会议。期间,仍可上网,特此告知。
    荆老师:OK,旅途愉快。
 
    荆老师:除了三个字,我也不知道会说点什么,何况,说也未必能说明白,别人也不愿意听,徒增聒噪耳,但我一直在看,也是学习。
    楼如岳:谈到三字诗,您准备出集子,我有个想法。有一万首,分一百个专题,每个专题100首。分孩童、读书、玩耍、青春、初恋、中学、大学,上班,爱情……这样,不同年龄层次的读者,会有兴趣,会阅读,会参考。如果无专题,读了几页就会感到枯燥;有了专题,阅读者会对号入座。您先有个试验区,如自己在新浪开一个博客,专门介绍三字诗,看看社会的反响如何。
    荆老师:我弄不了。
    楼如岳:我愿助您一臂之力,我自己有一个网站(博客),可在博客里开一个三字诗专栏,每一个或每一组三字诗,都配上一幅照片图画,再配一首音乐,会有很多人来看的。用座机计算机看,都配有音乐的,就像霞明玉映《孤独》的微信一样。
 
    楼如岳:@荆老师,晚上好!
    楼如岳:您改得好,诗在弱的一面。
    楼如岳:在自己弱陷的时候诗写,写完后,使漂浮的身体落地下来,情绪随之平和起来。
    荆老师:是,《孤独》不很孤独。
    楼如岳:是的,我们与女诗人一起“阑花簌簌闻歌落,重趁拍,小婆娑。”
    荆老师:我很想了解许的抽象诗。
    楼如岳:百度一下,估计都有。
    荆老师:我是真不懂,我看过。
    楼如岳:谈抽象诗,我是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啊。上次,我谈到艾豪,其实艾豪可以给人启发。人家老外的抽象画至少还有点东西,有点组合,有点色彩。我们的抽象诗,美在雾里看花。
    荆老师:首先得自己知道是什么。他的一些关于抽象诗的一些话如果扣到三字诗的头上或许还有点道理。三字诗现在缺少理论家与宣传者。如果三字诗能得到诗坛确认,诗的写法真的是要打破了,三字诗后,不知还会出现什么新的写法的。
    楼如岳:有的,一字诗,无字诗(已经有无字碑)。
    荆老师:哈哈… 三字成体,结构诗意。犹如人体,面目各异。以一种形式,能写出数万首,而各不相同,我觉得这种形式,是稳定的。
    荆老师:时间不早了,你工作性质有别,早点休息,这首诗我再看看,看看到底怎么回事,明天再聊,诗人如何?
    楼如岳:好的,明天再聊。晚安。
    荆老师:是,好好休息。我在看一会。晚安。
 
 
 
 

点数:983 发布:順頌 编辑:往詩如煙 联系:b2b@notbad.cn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