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手稿|贺年短信|阿樓旅行記|希腊之旅|拉萨見聞|叁字詩|琳琳詩也|秋天說之
姜明立画展|隧道修志|上海旅游|日本故事|隧道中国|隧道世界|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救赎之雪:你好像是在写自己

阿樓博客裡  2016-6-20 23:20:04   来源:阿樓隨筆
/霞明玉映
2015年11月7日
 
1
那年冬天
有小雪有大雪
還有一個敲打門窗
折斷玫瑰花的命運
它是暴風雪
 
2
鞋走著走著丟了
鋪滿絕望的雪地
只留匆匆離去的腳印
 
3
背叛
背叛
在冬天體會這個詞
像雪塞滿咽喉
寒涼又令人窒息
 
4
壓在男人身上
他拍拍肩膀,抖落幾粒塵埃
壓在女人身上
久久不肯離去
與她蒼白的肉體
惺惺相惜
 
5
哭的時候
雪落入心臟變成血
笑的時侯
雪融化在嘴裏變成鹽
 
6
雪好像聽懂了
孤雁的抽泣
一直下
一直下
捨不得饋贈一個晴天
 
7
恨一個男人
用雪將他埋葬
讓他在淨化的靈魂裏
復活過來
 
8
愛上一朵雪花
是因為
它落入黑暗的深淵
依然潔白無瑕
 
9
如果有人雪中送炭
一定是一條紅色的圍巾
像冬日暖陽
救醒凍僵的孤雁
 
10
天無絕人路
白天走完
大不了走夜路
冬天走到盡頭
大不了等下一場雪
大不了等到明年
雁從南方飛回來
 
 
    微信交流
    霞明玉映:我贴一首刚写的,请两位老师指正。
    霞明玉映:@荆老师,批评下我这首《雪》。
    楼如岳:其实,荆老师特别厉害,我非常佩服!
    霞明玉映:我也敬佩。
    霞明玉映:您们都是前辈。
    楼如岳:我算不了前辈,只是爱好者。我原来与铁舞在一个系统里工作,互相认识的。
    霞明玉映:哦,您也在上海。
    楼如岳:是的。铁舞老师新诗写非常好,而我从不写新诗。今年4月铁舞召集大约7-8人碰了一次面,茶座论诗。我学的是英语专业,从事隧道技术信息研究。大约二十几岁的时候,写了一些旧体诗,那个时候已经开始流行新诗。之后我几乎没写过诗。我的诗最大问题是平仄不好,所以只是诗的爱好者。
    霞明玉映:@楼如岳,爱好者也是我老师。
    荆老师:@霞明玉映,指雪为誓,霞明玉映。
    霞明玉映:再深入讲讲。
    楼如岳:这首《雪》的感染力,洒满在字里行间。不仅是对雪的热爱与忠诚,还有更多。有过磨难经历的,都会有共鸣。
    霞明玉映:@楼如岳,谢谢老师鼓励!
    楼如岳:最后一段,三个“大不了”,感觉稍微直爽了一点。请荆老师也给个意见。
    霞明玉映:是的,不精炼。
    荆老师:是。
    霞明玉映:您读出了对雪的热爱与忠诚?
    荆老师:是。
    荆老师:@霞明玉映,1到6节是写背叛之雪和在雪下的历程。
    霞明玉映:嗯,是的。
    荆老师:@霞明玉映,7到8节指雪为誓,心同雪洁。
    楼如岳:@霞明玉映,好像是在写自己。
    霞明玉映:7节为救赎之雪。
    荆老师:哈哈… 女人的心啊…
    荆老师:我的想法是,7节变成雪崩之雪,哈哈。
    霞明玉映:老师,“大不了”用得别扭,您们帮着想想哦,我怎么忘了雪崩了。应该写一节雪崩。
    荆老师:哈哈,因为你是女人啊!
    霞明玉映:男人与女人读出来的感受不一样。
    荆老师:是。
    霞明玉映:两位老师慢聊,我先去陪孩子,有空上来。
    荆老师:是,忙你。
    楼如岳:好的,晚安。
    霞明玉映:一个微笑,一个拜拜。
    楼如岳:@荆老师,这首诗不好评说,里面承载的东西太多,有的,我们体会不到。读之,会很长时间放不下。
    荆老师:@楼如岳,《雪》还没飞起来,如生活的直录,但在这种阶段,已经够好了,感情非常坦率。
    荆老师:【昼】坍雪。参读:雪塞满喉咙。【霞明玉映《雪》】
    荆老师:夜已深,早休。
    楼如岳:@荆老师,好的,晚安。
 
 
 
 

点数:992 发布:順頌 编辑:往詩如煙 联系:b2b@notbad.cn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