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手稿|贺年短信|阿樓旅行記|希腊之旅|拉萨見聞|叁字詩|琳琳詩也|秋天說之
姜明立画展|隧道修志|上海旅游|日本故事|隧道中国|隧道世界|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学诗思考:“新诗”纵深里的三个特征

作者:阿樓   阿樓博客裡  2016-10-8 22:24:16   来源:阿樓隨筆
新诗纵深里的三个特征/阿樓
2016年10月5日
 
 
    《礼记•大学》:“此谓诚于中,形于外,故君子必慎其独也。”
    诗歌讨论中,老师发了几张《文学自由谈》刊物的图片。图片上这样写道:“诚如本刊之刊名,《文学自由谈》竭力于表达文坛民意,试图告诉您一个相对真实的文坛。一切作家作品,一切文学事件、文学现象,都可以一视同仁地成为本刊质疑、评点的对象。不论您是名人,还是非名人。只要您在文学的范畴内持之有效。言之成理,自圆其说,本刊都将为您提供说三道四,显才露智的版面。”
    什么是诗界的“进步”与“人文”?《文学自由谈》给人感觉,已经不再满足新诗的莺歌燕舞、花好月圆的抒情,它正在寻找突破,还能往哪里突破呢?《文学自由谈》所说的,我猜想是指“新诗”。最近,我突然害怕学诗,多少诗人从学旧体诗开始,学有成效,也成了作家协会成员了,最后放弃旧体诗,改写新诗。那么“新诗”到底新在哪里呢?我觉得,“新诗”纵深里有三个重要特征:
    (1)传统意象的折转。最好的例子是长诗《击壤》,其中,“击壤”不是字面那个意思了,“楔形”也不是那个传统的意象。如果传统逻辑、传统意象不折转,那写新诗还有什么意义。所以我认为:“用朱光潜发现不寻常关系并加以惊赞的观点说,《击壤》是一首真正符合这个条件的新诗。”
    (2)传统文化的背离。追求西学,推崇尼采哲学,认为幽美的中国诗境界没有达到西方诗的伟大。多少人为追求诗之“伟大”,而铤而走“险”。传统文化认为“心逆而险”、“顺非而泽”是不好的,可有人认为:我就是要这个“险”,无限风光在险峰;我就是要这个“非”,与众不同。
    (3)对秩序不礼貌。我一直在思索这个对秩序不礼貌的心智模式和产生的原因,除了上面说的追求“伟大”之外,还有一个原因,今年上海诗歌节一首诗《同时走进三个空间》说明这一点。诗说,诗人身体走进一个空间,空气里充满油漆味;灵魂走进入一个空间,那是逝去的时光漂浮;思绪走进一个空间,那是属于未来的隐秘,潜藏着陌生的窥视,随时可能爆发奇迹。诗人都是这样的,无论中国或外国的,外国诗人的境遇与中国诗人境遇其实也差不多。
    我曾经编辑过一本类似百家争鸣的诗刊《群聊》。正是恐惧于“不礼貌”,所以我一直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因为我相信清•李渔《慎鸾交•待旦》的那一句:“此生既能慎始,必能全终。”
 
 
 

点数:1402 发布:順頌 编辑:往詩如煙 联系:b2b@notbad.cn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