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明立画展|贺年短信|阿樓旅行記|希腊之旅|拉萨見聞|叁字詩|琳琳詩也|秋天說之
隧道修志|上海旅游|日本故事|隧道中国|隧道世界|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远航诗魂:一个人的舞台

作者:阿樓   阿樓博客裡  2016-9-5 14:14:08   来源:阿樓隨筆
一个人的舞台/阿樓
2016年9月5日
 
 
    《荀子•天论》:“列星随旋,日月递照。”意思是天空恒星互相伴随着旋转,太阳月亮交替照耀,万物各自得到了风雨的滋养而成长。
    今日再次看了两个版本的《独角戏》,我都很喜欢。我赞同沙柳老师的分析,“这首诗是从个人到诗魂远航,从小到大,从点到面。反转后是从大到小,从面到点到深。反转后更深刻些”。
 
 
獨角戲/簫鳴

一個人的舞臺
有著
更荒蕪的演繹空間

戲裏戲外
荒腔走板的人生
主角和看客
都由一身統領

孤掌
總在夜半響起
穿透歲月的寂寞

無法謝幕。又何必謝幕
當一簾濃黑
覆蓋上你的臉龐

寒鴉油然現身,引渡
你的詩魂
遠航
 
 
    这个版本《独角戏》意脉节奏,属于中青年的。这首诗像是在写一个诗人艺术家的生涯,在没有交通管制的天地里写诗,很自由,尽管喝彩的人不多,有点寂寥,自己虽像一只首被冷落的乌鸦,但总渴望有机会引导渡水,乘着诗船去远航。如果能写出像《击壤》这样有济于世的诗篇,即使今日再孤独,也值得的。到那时,如果没有人欣赏,那就自赏。
    这本版本《独角戏》像一首音乐,乐思落在“远航”上,色彩仍然是明亮的,给人一种渐宽而远的感觉。在稍慢的意脉节奏里,诗人是用自己的左手握住自己的右手,给予自己一个温暖。虽然写诗是小众,写好诗更是小小众,诗人提倡的“哀而亮”,正是一种苦难中的追求,一种寂寞中的坚持,通过诗歌,不仅给自己温暖,也给大家一个温暖。
 
 
獨角戲/TW修改版

遠航你的詩魂
引渡寒鴉油然現身

一簾濃黑覆蓋上你的臉龐
無法謝幕。又何必謝幕

穿透歲月的寂寞
孤掌總在半夜響起

主角和看客都由一身統領
戲裏戲外荒腔走板的人生

最荒蕪的演繹空間
是一個人的舞臺
 
 
    这个版本《独角戏》意脉节奏,属于中老年的。这首诗也像写一个诗人艺术家的生涯,在没有交通管制的天地里写诗,写出了像《击壤》、《和解》这样的诗篇,但依然只有小众在看,喝彩的也很少。诗作发表后的喜悦过去了,夜里静下来,回回首,觉得真的主角和看客还全是自己。人生的两大悲剧啊,一是,终于写出自己想写的诗篇;二是,想让自己诗篇在社会大舞台上能有一个更高的地位,看来是不可能了,最多只是“一个人的舞台”。这本版本的《独角戏》也像一首音乐,属于小调,乐思落在“一个人的舞台”上,色彩是偏暗的,给人一种渐窄而抑的感觉,使人仿佛感受一阵汉魏诗风吹来,曾经豪情万丈去远航,而在人生大海里,个人的力量毕竟渺小孤单啊!
 
     之后
    在诗群后来的交流中得知一些诗人的写作背景,得知诗人重病入院,重读《独角戏》诗,感受自然有些不同,总感觉《独角戏》的诗魂一直在远航。我点播一首HilaryStagg《DREAM SPIRAL》,为诗人祈福,为《独角戏》点个赞!可以想象,病在医院,但诗人总想尽办法写属于自己的诗,读到这样的场面,会让你受到一种真正的鼓舞。我想,困境中为自己鼓舞,为他人鼓舞,这就是诗的价值。但愿这首《旋梦》能给远航的诗带来灵动和梦幻。诗人说得好,不必再来谢幕,在音乐的旋律里,诗魂像水一样无法捉住,像大鸟一样在天空中没有拘束。
    音乐里,我似乎捉摸到了一些梦境、一些咏叹、一些坚强、一些放下。旋律结束时,我又捉摸到一个呼唤:“我们要关心诗人健康!”谢谢诗人,给我们带来这首有生命价值的诗。
    《荀子•天论》的最后两句:“万物为道一偏,一物为万物一偏。书曰:‘无有作好,遵王之道,’此之谓也。”
 
 
 
 
 

点数:1287 发布:順頌 编辑:往詩如煙 联系:b2b@notbad.cn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