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手稿|贺年短信|阿樓旅行記|希腊之旅|拉萨見聞|叁字詩|琳琳詩也|秋天說之
姜明立画展|隧道修志|上海旅游|日本故事|隧道中国|隧道世界|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微妙于转:重点是看颈联和尾联

作者:阿樓   阿樓博客裡  2016-9-24 22:14:08   来源:阿樓隨筆
重点是看颈联和尾联/阿樓
2016年9月24日
 
 
    老师说,“有时人们虽然意识到象背后的意,但是往往只注意到单个意象背后的意,就忽略了意脉整体的微妙转换(孙绍振语)。诗没有微妙,写了也白写。”
    的确如此,每天有那么多的诗要诞生,大部分人阅读诗词皆为一晃而过。对诗词不感兴趣的,根本就不会翻开这个页面。我是一个诗词爱好者,一般阅读一首诗,也不会超过一分钟。反而对诗词评论,如《诗评媒》等,阅读时间会长一些。在一分钟里,能抓到的东西,就留下了,有的会反复咀嚼。很多时候,看熟人的诗,会仔细一点,原因是对其意脉、节奏、意象、风格、方向把握得准一点;反之,会弱一点。举一个例子,《安澜诗界》刊登一首《击壤》,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铁舞老师的长诗。据说这是一首老师的代表作,我很想去探究个明白,所以就引出发了评论。由于特别专心,恰巧关注到了其意脉整体微妙转换的一部分。我在其它微信群,也看到与铁舞老师长诗题材相仿的一首《击壤而歌》,因为我对作者不熟悉,所以阅读也只是一晃而过。
    关于意象、象背后的意、意脉整体的微妙转换,作者的意图与读者的理解一定有差异的,而且有很大的差异。譬如,我对批判现实主义文学有些关注,所以,诗歌一涉及社会黑暗或批判,我就很敏感。这不一定就是说我对意脉微妙掌握得好,只是阅读的一时碰巧对接而已。
    我觉得诗无达诂,不同的心情,不同的阅读,诗的意脉微妙,大部分情况下是不被人认知的。但是“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总会遇见“一时碰巧对接”之人,诗不会白写。我举《夜宿汤口》一诗为例。阅读旧体诗比较简单,讲究起承转合。一般首联为“起”,起要平直;颔联为承,承要舂容,意思是有力,且能顺水推舟。旧体诗阅读,特别要留意第五、第六句,颈联为转,转要变化。所谓变化,就是寻求诗意脉整体的微妙转换。如果看不到其“微妙”,那么在理解方面,意味着没有对接上。律诗中最后两句,往往是诗人想要表达的,尾联为合,合要渊水,所谓渊水,乃深潭之妙。
 
 
夜宿湯口/阿樓

山城藻雨悄悄來, 彩匾茅居第二排。
靚女深情成唱曲, 炊煙盤嫋滿桌台。
山悠味野無商榷, 酒困人乏有節拍。
客棧中央端坐下, 東風夜話怎明白。
 
 
    这首诗,有没有意脉微妙,重点看颈联和尾联。
    第一种阅读(最初写作的动机)。在温馨旅社里,喝了美酒,吃了野味,发出有节奏的声音,干扰了诗人的夜读,使人一夜辗转难眠。尽管诗人竭力在控制自己,但那个“东风夜话”的节奏,直到天亮才平息下来。
    第二种阅读(进行修改时的心情)。寻求颈联的转折,作者的意图可能不是上面所说的。1986年,那时刚改革开放,城里人突然从旅游中获得了人性的解放,找到心目的幽处,偷吃了野味,增强了体魄,夜间抱得美人归,那个节奏是那么的合拍。诗人一夜未睡,先是觉得这不合常伦,然后觉得世道开始变了,最后又感叹世事变化如此之快,这是唐璜式的人性解放,自己什么时候能跟上这个节奏啊!这个,诗人花了整整一整夜的思考。
    第三种阅读(与诗人分享时的心情)。晚饭吃了,歌也听了,回到温馨旅社,传来了诗的意脉节奏声。我们诗人,也是在这个开放年代找到了自我,得到了人性的解放。我们诗人想到哪里表达诗幽,就到哪里去;那些抒情的诗写多了,已经没有新鲜感了,也要去找一些“野味”尝尝,不尝不知道,一尝放不了。我能不能表达诗幽,能不能尝尝野味,能不能拥有这个意脉节奏,还需要与人商榷吗?诗人们,不能像平常人一样,就这么呼噜,一个晚上过去了。“东风夜话”意思是,我们诗人肩上的道义和担子啊,开放的社会还有那么多的“击壤而歌”,趁着大家睡觉,我们要再想想明白。
    第三种阅读,作者对诗人也有了怀疑:平常人在早晨起床,开始一天的劳作;诗人喜欢在黑夜思考,一夜未睡,白天精神恍惚,又喜欢与人商榷。所以诗人,成了不是平常人的代名词。

    阅读感悟
    一、我觉得诗无达诂,不同的心情,不同的意脉微妙; 
    二、旧体诗,也是可以实现对传统意象的颠覆。
 
 
 
 

点数:1326 发布:順頌 编辑:往詩如煙 联系:b2b@notbad.cn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