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明立画展|學堂文化|中堂文化|工堂文化|叁字詩|愛乐隨記|微信談詩|贺年短信
隧道故事|上海旅游|日本故事|隧道中国|隧道世界|
   阿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来去归兮:地铁车厢里的意绪

作者:阿樓   阿樓博客裡  2016-9-11 23:14:39   来源:阿樓隨筆
读铁舞的《地铁车厢里的意绪》/阿樓 
2016年9月11日 
 
 
    晋•陶渊明《归园田居》:“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
    上午我去集团开会,中午坐地铁返回时,看了铁舞的《地铁车厢里的意绪》。这次我没有去作什么改造性阅读,而是从脑海里突然跳出一首《Sweet Return》音乐。我赶紧把 Hilary Stagg 这首名曲转发分享,在手机上瞬即写下一首短诗。
 
Hilary Stagg的一曲 
是Sweet Return 
风停了,雨停了 
最后一波心旷神怡的海潮声 
远航返回 

城市地铁的一曲 
在我手机阅读 
意味了,绪别了 
在徐家汇车站一号口缓缓走出 
来去归兮
 
    《Sweet Return》的旋律温和,却具有力量,音乐,像纯净泉水在安静的溪涧,没有任何的阻挡,前行着,远去着…… 真想,为好心情干一杯!
 
 
 
原詩
地铁车厢里的意绪/铁舞 

他们定知道要去什么地方, 
不必奇怪他们谁也不看谁,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的地, 
虽然有时差一点嘴对上嘴。 
什么想法也没有,彼此陌生, 
(不可能产生想法,除非有病); 
因为他们马上会一一离散,列车飞驶如箭有规定使命。 
最终的目标也许只有一个, 
但是现在人们要去哪儿啊, 
却是不由自主的,远或是近, 
不过人心都如透明的玻璃花。 
任凭春风夏露或冬雪皑皑, 
这条土地里的虫子绝无伤悲。
 
 
    阿楼读诗感悟
    看了《地铁车厢里的意绪》,今日又读了,感觉此诗的意脉节奏,是《击壤》的延续。两首诗都提及“离散”,感觉意思有所不同:《击壤》里重锤打下了楔形钉子,人们的离散是被动的;而《地铁车厢里的意绪》人们离散是麻木的,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宋•欧阳修《醉翁亭记》名句:“已而夕阳在山,人影散乱。” 
 
 

 

甜蜜回

点数:1161 发布:順頌 编辑:往詩如煙 联系:b2b@notbad.cn
 
阿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