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明立画展|學堂文化|中堂文化|工堂文化|叁字詩|愛乐隨記|微信談詩|贺年短信
隧道故事|上海旅游|日本故事|隧道中国|隧道世界|
   阿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诗词议厅:关于八大名校大学生诗歌联展之讨论

作者:阿樓   阿樓博客裡  2016-6-20 23:25:45   来源:阿樓隨筆
关于八大名校大学生诗歌联展之讨论
2016年1月19日
主持:阿樓
 
 
    楼如岳:“晨兴步北林,萧散一开襟。”大家早!一枝玫瑰花,一杯咖啡。
    沙柳:@楼如岳,这首歌很好,喜欢,收藏了!
    楼如岳:这首《Wind Beneath My Wings》,我特别喜欢。在议厅的翼下之风,我们很享受,也得到很多的进步。谢谢铁舞老师!一枝玫瑰花,一杯咖啡。
    沙柳:@王国骏,好湿!
    楼如岳:今日一早,铁舞微信我,让我主持今日议厅,主题是:把沙柳前面发的大学生诗歌提出来,讨论中国诗歌现状。我不是很了解中国诗歌现状,我向大家求助。请大家积极参与,并介绍一下“你自己对中国诗歌现状的一些感受”,如何?
    楼如岳:我们先重温一下沙柳老师的链接:《八大名校大学生诗歌联展之同济大学》。
    楼如岳:沙柳,您好!一枝玫瑰花。@沙柳,您先谈谈,如何?今日,我到单位后,安排好工作,先上网百度,搜索“中国诗歌发展方向”,也查看我所在单位隧道股份诗歌情况。我所在的隧道股份,是中国建筑业第一家上市公司,典型的国有企业。特色是机械化建造隧道。隧道股份是全国和上海市高新技术企业,企业文化一直算是比较好的。最近正在企业体制改革,隧道股份成为了集团公司。也许是这个缘故,企业内部有所动荡。我查看了一下,这两年员工上网诗歌不多。下面我传两首2013年的企业诗歌,与大家一起来讨论。
 
中秋夜感/盾構分公司
2013-09-30
 
舊時離家而去,庭院蕭蕭風起。
今宵月滿中秋,萍蹤難覓歸期。
天地遙遙相望,嫦娥倩影孤寂。
流星不解話語,依舊劃破天際。
簾卷曉夢初醒,燈殘冷露漸起。
愈醉遠離紅塵,牽寒掛暖虛聽。
莫歎陰晴圓缺,笑對悲歡離合。
一年月圓幾回,此夜最是情深。
 
守護——不應忘記不會忘記不能忘記的
盾構分公司李萬林
2013-06-18
 
歲月的河流
停泊一葉惆悵輕舟
你寂寥的一個轉身
天瞬間下起了細雨
你輕搖倩指
揮別那些曾經柔軟的記憶
你將繁華關在門外
任由別人揣測
所有的柔情
淹沒在荏苒歲月之中
匆匆的匯成一抹哀傷
為何在歲月裏長長的歎息
只因為
你的路途
從此不見了我的蒼老
你我從此山水不再相逢
笑紅塵
繁華一世轉瞬空
幾段唏噓
一世悲歡
願你安度春秋
褪去繁華
洗盡鉛華
我依然在彼岸守護著你
 
    楼如岳:这两首,能基本反映企业员工诗歌的现状。我觉得,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但是,在我们的网上,诗歌的量仍然很少。
    我上网查询:“中国诗歌的发展方向是什么?”随着浮躁而贫血的社会状态的加剧,真正的诗歌会越来越萎缩,最后被边缘化,而那些恶俗的伪诗歌和顺口溜会占据主流位置。当然,这不是永久的,相信等社会发展到一定的层次了,诗歌就会复活,不过我辈可能看不到了。追问:导致中国诗歌边缘化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唐宋是诗歌的鼎时期,那时候的人们都是因为在追求精神生活而创作诗歌吗?追答:导致中国诗歌边缘化的真正原因是中国当下整个社会价值观的扭曲。当人们奋斗一生连衣食住行(特别是房子,都成了普通人三辈子都奋斗不来的奢侈品了)这种生活必需品都换不来的时候,哪有力气哪有时间去最求精神生活。当然,八九十年代的时候比现在更穷,但是那个时候整个社会的价值观还是比较端正的。反正就是这个世界太不单纯了,太复杂太功利太浮躁,没有适宜诗歌生长的土壤。
    楼如岳:请各位老师,参考《八大名校大学生诗歌联展之同济大学》展开自由讨论。
    王国骏:@楼如岳,一枝玫瑰花,一杯咖啡。
    楼如岳:@王国骏,你好!一枝玫瑰花,一杯咖啡。刊登《八大名校大学生诗歌联展之同济大学》的诗刊社,是一家什么背景的微信,还不清楚。@沙柳王国骏老师,其中,第一首诗歌往往是最重要的。
 
影集·古城牆/錢冠宇
 
黃昏的鐘樓好像一塊巨大的磁鐵
鳥群在變暗的簷角上聚集
拼貼或修復,誰也無法再造帝國的臥室
只好漫步於回廊,臆想夜的芬芳
雨絲織入黑暗,垣牆圮廢
月亮,有了故鄉的形狀——
那一朝,多少詞語驕傲地誕生
擾亂晝與夜的節奏
禁欲,內心的石塊碎裂
梵音了卻,搬移頭腦裏的塑像
 
    感觉这首想要表达的意思,没有明讲,有点意犹未尽。
    王国骏:一束鲜花动漫。给你一支烟动漫。
    沙柳:从当前各院校的实际情况看,本人认为诗歌被重视,被越来越多的青年学子爱好,是主流,哈哈哈!
    楼如岳:@是的。我看《八大名校大学生诗歌联展之同济大学》诗歌,还是能代表高校诗歌水平的。一枝玫瑰花,一杯咖啡。
    沙柳:我接触的在校学生中,尤其是大学生,对诗歌还是比较喜欢的,有的诗写的很有特点,各诗社也比较活跃。
    戴维牛:就那么几个人喜欢。
    沙柳:应该说在扩大,人数在增长。
    戴维牛:多数情况如此。个别的,为博眼球,在写,在折腾。我在的学校就是这样。
    沙柳:如能得到有效的引导,这些年轻人以后成为主力不成问题。他们需要的是鼓励和得到认可。
    戴维牛:正是他们的老师不老实。
    宗月:各位老师好!最近比较忙,上来少了。读到大家的帖子和发言,对自己提高认识都有帮助。谢谢大家!一个微笑。
    楼如岳:@宗月您好!一枝玫瑰花,一杯咖啡。
    宗月:今天的话题,很有意义。大学生和青年,天生是诗人,也是未来。现在社会上尤其是各诗歌刊物网站,对大学生诗歌的重视,是好事。@楼如岳,楼老师好!辛苦。
    楼如岳:@宗月,前面提到的钱冠宇《影集·古城墙》,诗风有点像您,也是对现今的一种思考。一枝玫瑰花,一杯咖啡。
    宗月:这几个,都是很不错的。
    楼如岳:@宗月,我看这些诗歌时,因为没有什么背景介绍,阅读时往往要化比较多的时间,才能体味其中的一二,有时也不一定准确,这也是一个问题。这些诗,还是有些深奥。譬如:禁欲,内心的石块碎裂/梵音了却,搬移头脑里的塑像。这是这首诗灵魂。阅读感觉,很难表达。
    宗月:但是也有问题的,也有圈子化的倾向,就那么几个人,被少数人喜欢。评奖轮流,当社长轮流,等等。一些资源反复利用。但是至少,现在很多人比我们具有更多的市场意识和策划意识。@楼如岳,楼老师,青春期写作,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有时难免词不达意,不一定真的高深。
    楼如岳:@宗月,铁舞老师说得好,主张人性的客观主义,从这个立场出发。
    王国骏:一个“我就看看,我不说话”的动漫。
    铁舞:@楼如岳,看看大学生诗歌中有哪些“未来属性”?
    沙柳:@宗月赞!所以对这些年轻人要用更大的胸怀来容纳,鼓励和带动他们,让更多的人喜欢诗,让诗的美融化人们心灵深处那些尖硬的东西,哈哈哈!@楼如岳,是的。
    楼如岳:@沙柳,让诗的美,融化人们心灵深处那些尖硬的东西!一枝玫瑰花,一个大拇指赞!@铁舞老师,您说的“大学生诗歌那些未来属性”,应该是踏入社会,进入生活,融入自然,再有新悟,新思,新歌。这样理解是否正确?
    王霁良:现在的大学生写作条件相对优越,写起诗来比较随意,或者说以为自己能写诗了,能写出好诗来了。就像青春初展的小公鸡,以为自己有能力跳到母鸡背上,但跳到母鸡背上是一回事,能不能制造受精卵又是另一回事,所以,不要急于去证明什么。
    宗月:@沙柳,同意你的提倡。一个大拇指赞!@王霁良,有同感,一个握手,一枝玫瑰花。
    王霁良:青年一代接受的大多是后现代反文化的东西,诗歌创作上多少有点去难度化,对诗艺的打磨重视不够,大学生同样要对诗歌保有一颗敬畏之心。
    王霁良:呵呵,胡乱说说。
    楼如岳:@王霁良,您好!一个握手,一枝玫瑰花。@王霁良,是的,要对诗歌保有一颗敬畏之心。两支玫瑰花。
    沙柳:@王霁良,说的对!
    沙柳:赞同楼老师的观点!诗是神圣的,哈哈哈!
    楼如岳:@各位老师午餐时间到了,大家准备一下去餐厅。中午休息一下。下午2时,继续讨论。三碗米饭。一个音乐链接。
    黄福海:真是幸福的人哪,11点半吃午饭到下午2点上班。
    楼如岳:@黄福海老师,您好!一枝玫瑰花,一碗米饭。
    黄福海:楼老师好!
    楼如岳:@黄福海老师 @各位老师,下午好!一枝玫瑰花,一杯咖啡。
    楼如岳:上午,进行了关于《八大名校大学生诗歌联展之同济大学》诗歌的讨论,沙柳的链接也刊登同济大学同学们的优秀诗歌。显然,这些优秀诗歌都是新诗,有没有旧体诗的专辑?有大学旧体诗专辑的,可以发上来。一枝玫瑰花。
    铁舞:霁良说的大学生诗歌“去难度化”,为什么这样说呢?未来新诗的难度设置有什么说法吗?换句话,是否可以举自己的例子证明如何设置难度?为什么要设置这个难度?
    楼如岳:一个斟酒的动漫。@王霁良,我也有一个问题,大学生都是中国诗歌发展的未来。如果不写旧体诗,中国古诗传统文化如何传承?这也算是“去难度化”吗?
    王霁良:@铁舞,大学生诗歌过于口语化。
    沙柳:对于旧体诗的写作,当前大学生中确实少,年轻人也不算多,这确实是当前的现状。
    王霁良:@楼如岳,我的理解可能偏狭,我认为旧体诗已经是死去的语言,可能年岁长者偏爱它,在这样一个比速度的社会,年轻人不大肯静下来研究格律,想写的少。现在有些人写的算作古风,和古体不是一回事。
    楼如岳:@沙柳 @王霁良,我一个旧诗的爱好者,上次翻山阅读黄福海老师《调寄更漏子》,也很有感触,我们议厅旧诗也很少。只是在讨论中国诗歌发展时,有些感叹!黄福海老师提出的“诗人要用诗家语,否则就没有诗意",更偏重于旧诗的表达,当然也适合新诗的表达。两杯咖啡。
    楼如岳:如果有人这么说,旧诗,新诗,我们都很年轻,该多好啊!三枝玫瑰花。
    铁舞:我认真读了同济大学五个大学生的诗,并不觉得他们的语言过分口语化,有许多新鲜的句式我们可以接受,如“秋天坚硬的肋骨”“装订内心拆散的笔记本”“我变得面目可憎\在鱼鲮拼成的镜子前”……读来都是令人喜欢的,可以接受的。须弥的《四拍曲》明显地在文体上有所实验。朱萸的文章中提及的“放松”“简洁”“节制”“力量”八个字其实就是一种“难度”的设置。还有哪些“难度”,我们应该提出来。这五个大学生的诗,语言艺术上比二十多年前宋琳他们那本《城市人》细腻,内心的东西更多。我们以诗观诗,我们的诗要是也能写得像他们那样年轻就好了。
    沙柳:@楼如岳,赞同!
    铁舞:你们不要这样好吗,总是一句话否定,一句话赞同。多议论议论呀!
    沙柳:@铁舞老师,评价到位。三个大拇指赞!哈哈哈,我在写材料,不能深入思考,见谅。
    楼如岳:@铁舞老师,沙柳昨日说,看看这些学子写的诗,我们的诗还是有希望的。一枝玫瑰花,一杯咖啡。
    楼如岳:@沙柳,一枝玫瑰花,一个握手。
    盖世无双的野猪神:茱萸是这一代诗人中最出色的之一了,另外,我觉得已经没必要再定义大学生诗人了,茱萸,须弥或是博士将毕业,或是已投入社会,所有的人都必将离开学校投入社会。至于口语化,我到觉得大学时代反而更热衷反口语化。
    楼如岳:@盖世无双的野猪神,一枝玫瑰花,一杯咖啡。
    李应登:我们群里面人又少了,错过很多精彩
    楼如岳:@李应登,你好!一枝玫瑰花,一杯咖啡。@各位老师,转眼间到了下午4:30时,下班时间到了,我准备下班了。我还有一项任务,就是回家准备晚饭,需要一些时间。晚上8时,我们继续讨论。一枝玫瑰花,一杯咖啡。一个链接,The way you look tonight.
    楼如岳:@各位老师 @传灯老师,晚上好!一枝玫瑰花,一杯咖啡。今日上午和下午,我们进行了《八大名校大学生诗歌联展之同济大学》诗歌的讨论,大学生的诗歌读起来,都是令人喜欢的,可以接受的。一枝玫瑰花,一杯咖啡。一个链接,《八大名校大学生诗歌联展之同济大学》。
    铁舞老师认为:这五个大学生的诗,语言艺术上比二十多年前宋琳他们那本《城市人》细腻,内心的东西更多。以诗观诗,我们的诗要是也能写得像他们那样年轻就好了。沙柳认为:对这些年轻人要用更大的胸怀来容纳,鼓励和带动他们,让更多的人喜欢诗,让诗的美融化人们心灵深处那些尖硬的东西。宗月老师认为:今天的话题,很有意义。大学生和青年,天生是诗人,也是未来。现在社会上尤其是各诗歌刊物网站,对大学生诗歌的重视,是好事。王霁良老师认为:现在的大学生写作条件相对优越,写起诗来比较随意,或者说以为自己能写诗了,能写出好诗来了。但不要急于去证明什么。楼如岳对大学生诗歌偏好于新诗,而感到担忧,认为不尝试写旧体诗,中国古诗传统文化如何传承?
    北斗阑珊:看得不像学生写的。
    楼如岳:@北斗阑珊,是的,沙柳推荐的同济大学学生诗歌,比较成熟。
    北斗阑珊:更不像中国学生写的,这样的诗也是随处所见,都是一个个的“翼人”。
    楼如岳:@北斗阑珊,所以,铁舞老师提出了“大学生诗歌的未来属性”问题。
    北斗阑珊:没有学生的清纯之气。
    楼如岳:@北斗阑珊,赞同您的看法,这些诗歌的确少了学生的清纯之气。
    北斗阑珊:貌似成熟,其实不明,繁叙,像教授写的。将就着读吧!
    楼如岳:@北斗阑珊,我们议厅将委派您担任同济大学校长,找个机会好好给孩子上上课,不能将就着。一枝玫瑰花,一杯咖啡。
    古心静典:读了一遍,感到知识丰富,我一片茫然。
    北斗阑珊:是,@古心静典。
    楼如岳:@古心老师,我也想听你谈谈,两杯咖啡。
    北斗阑珊:主要是还不懂什么是诗。
    古心静典:我读诗歌,通读之后,静读语感,词与词之间,句与句之间,如果分段,段与段之间,有什么内在关联?除去所谓意象,意境依然是一首诗的基本点。此五人之诗,都有很深的学养,很有“智慧”,诚如荆老师所言,此情到处可见,诗刊我也年年读,哪首算是真正的经典?
    古心静典:@荆洪权,一个作揖。
    北斗阑珊:是。你说的很清晰。难得。
    古心静典:@楼如岳,楼老师好,新诗我越来越怕写,我改变不了单一的抒情,我就不停地看,诗歌,散文,小说,戏剧,哲学,历史……让汹涌的信息涌入,慢慢在沉淀,希望心灵的结构发生一些改变,慢慢建立一个系统,再尝试如水向前。一个微笑,一个作揖。
    北斗阑珊:“@北斗阑珊,我们议厅将委派您担任同济大学校长,找个机会好好给孩子上上课,不能将就着。一枝玫瑰花,一杯咖啡。”算了,我哪能讲得过他们,哈哈。再说,校长又能怎么样?就懂诗?会写诗啊?也未必,或许肯定是了。不然的话,好诗早就让他们写没了,临也临不到我们的,哈哈。
    楼如岳:@古心老师,你越来越怕写,这也许是一种敬畏。一枝玫瑰花,一杯咖啡。
北斗阑珊:不,或许是一种清醒与明白。
    楼如岳:我想,学生失去清纯之气,如同孩童失去童真,此刻我才有点参悟铁舞老师提出的“大学生诗歌的未来属性”问题。
    古心静典:@楼如岳 @荆洪权,人生识字胡涂始,写文章亦然吧,过了无知者无畏的年龄,便觉得日日加持之必要,至于能写成何许模样,唯天知也,这个说法可能也如艾星漫老师之神性也。一个作揖。
    楼如岳:@艾星漫,我们说得对吗?请给予一点指导。一枝玫瑰花,一个作揖。
    楼如岳:@李应登,在线吗?你是80后,你最靠近大学生,你是如何想法?
    北斗阑珊:临诗涕零,个别之处,不知说言,如:此时窗外的雪下个不停,瞌睡虫以时间之速落入你的眼中/白色的鸟群哗啦哗啦飞过,悄悄带走你的未婚妻,还有桌上未完成的草稿。未婚妻,草稿,怎么意思?草稿是白色的,与白鸟同色,还有点关系,但未婚妻与白鸟,怎么也想不上。哈哈。单纯的读,总让我疲惫,参习几句,与三字互读,或许还能有点意思,增加阅读之兴,其中个别的句子就觉得不简单了。
    楼如岳:@各位老师,一枝玫瑰花,一杯咖啡。今日从上午9时开始讨论,至现在晚上10时,议厅对《八大名校大学生诗歌联展之同济大学》诗歌展开了自由讨论,颇有收获,我作如下小结。
    (1)《八大名校大学生诗歌联展之同济大学》诗歌,在诗刊社微信上发表,应该有一定的影响力,有较多的人进行了阅读。宗月老师认为,今天的话题很有意义,大学生和青年是未来。沙柳老师认为要让更多的人喜欢诗歌,强调了要让诗的美,去融化人们心灵深处那些尖硬的东西。两杯咖啡。
    (2)王霁良老师认为,现在的大学生写诗不要急于去证明什么,大学生同样要对诗歌保有一颗敬畏之心。北斗阑珊感到大学生写诗不应都是“翼人”,丢失学生的清纯之气。铁舞老师提出了“大学生诗歌有没有未来属性”的问题。这个问题非常重要,对大学生而言,你们的诗歌要慢些走,让清纯之气跟上。两杯咖啡。
    (3)古心静典提出要不停地看书和思考,阅读诗歌、散文、小说、戏剧、哲学、历史…… 让汹涌的信息涌入,慢慢沉淀。意思是我们的诗歌也要慢慢走,让心灵跟上。两杯咖啡。
    楼如岳:@各位老师谢谢!两枝玫瑰花,一个音乐链接Knowing you, knowing me,晚安。
    古心静典:@楼如岳,辛苦了楼老师,晚安一枝玫瑰花,一个晚安图案。
    楼如岳:@古心老师,一枝玫瑰花,一个握手。
 
 
 
 

点数:1092 发布:順頌 编辑:往詩如煙 联系:b2b@notbad.cn
 
阿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