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明立画展|贺年短信|阿樓旅行記|希腊之旅|拉萨見聞|叁字詩|琳琳詩也|秋天說之
隧道修志|上海旅游|日本故事|隧道中国|隧道世界|
   阿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胡适蝴蝶:100年前新诗意象逻辑折转的特征

作者:阿樓   阿樓博客裡  2017-3-13 22:07:09   来源:阿樓隨筆
100年前新詩意象邏輯折轉的特徵/阿樓
2017年3月13日
 
 
    这次和胡适同题诗征稿,我觉得胡适的第一首《蝴蝶》阅读很重要。 
    “两个黄蝴蝶,双双飞上天。”第一句,初看像写蝴蝶自由恋爱,自由飞翔,按照这个起头,事物应该朝好的自由方向发展,谁知诗句突然拐弯了:“不知为什么,一个忽飞还”。故事的逻辑结局恰好相反:“剩下那一个,孤单怪可怜,无心再上天,天上太孤单”。
    今日再读此诗,感触颇深。胡适《蝴蝶》创作于1916年8月23日,发表于1917年《新青年》2卷6期,中国第一首新诗打破了传统诗歌的格律。白话诗,不仅是打破传统的格律,而是打破传统的士族制度文化,启蒙开拓的对象从精英士族延伸至百姓庶族。当时很多人并不明白,认为《蝴蝶》“非诗化”倾向显著,胡适好友朱经农写通道:“白话诗无甚可取,”调侃《蝴蝶》稚拙、可笑。我觉得我们应该重新认识胡适两只蝴蝶的意象,我猜想可能就是分别代表现代民主与科学和现代汉语。如果不普及白话文,广大民众不参与,现代民主与科学就无法落地,两只蝴蝶,少了一只,中华民国(民主共和国)就不会成功。另外,胡适在100年前写新诗就开始运用意象逻辑反转的手法,提倡不用传统的概念、判断、推理来看待映事物发展,我觉得这个恰恰是新诗“新”的最主要特征之一。100年过去了,很多新诗的作者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所以今日大部分同题诗创作,都没有胡适式的反转。
    今日熊小森老师发给我一首《乌鸦》,我觉得这首诗表达法与胡适的是一脉相承的,第四小节的成功转折,突出了《乌鸦》这首诗“蘸血而唱”的主题。明▪张养重《七里滩》诗:“直下已复难,况乃路转折。”  
 
  
    原诗
老鸦/熊小森 
  
我血液退化成黑色 
嗓音也被云雀超越 
蝙蝠扑哧扑哧送上一支支冷箭 
  
连接纳我的秃枝、晚风、天空 
也染上了恶习—— 
凄厉、腐朽、寒气 
  
我是离吉利不近 
常常看到长眠者的脸 
但我从不翻译那个世界的语音 
  
幸运时,也能看见恋人打架 
动情时,就用我的谐音劝和 
手执玫瑰,蘸血而唱,哇……哇…… 
 
 

 


点数:1135 发布:順頌 编辑:往詩如煙 联系:b2b@notbad.cn
 
阿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