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手稿|贺年短信|阿樓旅行記|希腊之旅|拉萨見聞|叁字詩|琳琳詩也|秋天說之
姜明立画展|隧道修志|上海旅游|日本故事|隧道中国|隧道世界|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一个观点:做好生活的主要部即可

作者:阿樓   阿樓博客裡  2017-6-26 23:52:32   来源:阿樓隨筆
做好生活的主要部分即可/阿樓
2017年6月26日
 
 
    《易▪家人》:“富家大吉”。
    富人成为诗人的比例高,但成为诗人的同时,基本上已经不富裕了。有经济头脑的诗人基本上是不存在的。只要仔细查看一下,世界各国的情形都一样。
    2016年8月17日晚上,我参加了上海“诗歌之夜”—中国新诗百年庆典活动,每人都有一份资料。我看了资料里中的《当代诗歌的文化生命力》/赵丽宏一文。文中,他说:“诗人是一种小众,不是大众群体,他们在社会中的生存状态可能不是很好,大多数的诗人不能赚到很多钱……” 
    屈原、曹植、陶渊明、王维、李白、杜甫、白居易、李商隐、苏轼、陆游等古代的十大诗人,是后人给他们冠名的,我研究这些名家,就是要向他们学习,做好生活的主要部分,抽空写点诗即可。耕诗,乃至所顿息,择空闲之地也!   
 
 
    微信交流
    王霁良:我提一个观点:——穷光蛋搞不了文学。不知大家同意吗?大家说说看。这是一个大命题,是什么人在搞文学和文学为了谁的问题。抛砖,大家讨论哈。
    蛮蛮:因为穷光蛋买不起书?穷光蛋走不远路?穷光蛋没有更多的朋友?这个问题还真没考虑过。
    非婉约:因为历来搞文学的大多都是穷光蛋。
    蛮蛮:路遥和陈忠实都很贫穷。
    非婉约:徐志摩本来是有钱的,搞了文学就变成穷光蛋了。
    蛮蛮:路遥领奖的路费都是弟弟帮忙借的。
    非婉约:海子本来很穷,搞了文学就更想着自杀了。
    蛮蛮:经历贫穷的人写起文章会更深刻。
    非婉约:北京有位女诗人曾经对我说要成为有经济头脑的诗人。
    楼如岳:@王霁良 @非婉约 你们说得有道理,一枝玫瑰花,一个大拇指赞。富人成为诗人的比例高,但成为诗人的同时,基本上已经不富裕了。有经济头脑的诗人基本上是不存在的。只要仔细查看一下,世界各国的情形都一样。
    王霁良:路遥当时抽的烟是最高级的,陈忠实写《白鹿原》时已是中产,跑到各市县查县志写出来的,呵呵。布尔乔亚才搞文学,当大官发大财的不稀搞,穷光蛋搞不了,就这么回事。
    楼如岳:2016年8月17日晚上,我参加了上海“诗歌之夜”—中国新诗百年庆典活动,每人都有一份资料。我看了资料里中的《当代诗歌的文化生命力》/赵丽宏一文。文中,他说:“诗人是一种小众,不是大众群体,他们在社会中的生存状态可能不是很好,大多数的诗人不能赚到很多钱。”我有几个疑问。(1)他们在社会中的生存状态可能不是很好,是在写诗之前呢,还是在写诗之后?(2)生存状态不好,是在成为诗人之前呢,还是在成为诗人之后?(3)如果说,在成为诗人之前,那么,在写诗之后,为什么不能得到改善?如果说,在成为诗人之后,那么,是写什么诗,成为什么样的诗人,使他们生存状态变得不好?赵丽宏现场朗诵了一首诗,朗诵前他有一段自白。他说,他最近对40年多年写诗生涯进行了反思,反思内容全部写在这首《同时走进三个空间》诗里。
 
《同时走进三个空间》/赵丽宏

抬脚跨过一个门坎
却走进三个不同的空间

身体走进一个空间
周围的一切皆可触摸
地上的板条
墙上的画框
天花板上晃荡的吊灯
空气里的油漆味
……

灵魂却进入另一个空间
那是逝去的时光漂浮
模糊的表情
遥远的回声
曾经发生在门里的
死死生生
……

思绪同时飘进又一个空间
那是属于未来的隐秘
斑驳光影中
潜藏着陌生的窥视
每个角落里
都可能爆发奇迹
……

走进一扇门
感受三个不同的空间
身体在物理气息中移动
心魂在遐思中自由翩跹
狭小的屋子
变得辽阔幽深
……
 
 
    白桐:@蛮蛮 哈哈哈哈!
    非婉约:@楼如岳 那个说要做一个有经济头脑的北京女诗人。我从一开始就没看好她的诗,她的诗观也不新鲜。
    非婉约:@白桐 遭了,你又有电了。
    蛮蛮:@白桐 三个囧的表情。@非婉约 三个抿嘴微笑。
    非婉约:哈!
    王霁良:赵老师写得很好!
    楼如岳:@王霁良 是的,赵老师写得很好。
    非婉约:@楼如岳 她说要有经济头脑的时候,我就开始怀疑。因为我深信只有穷人才有激情,哈!
    王霁良:知足者不可能写作。——这是获诺贝尔文学奖的略萨说的。
    白桐:陶渊明是个穷光蛋,汪国真是的穷光蛋,王维是个穷光蛋,李贺是个穷光蛋,孟浩然是个穷光蛋,李清照后半生是个穷光蛋,杜甫后半生是个穷光蛋,我是个穷光蛋。
    王霁良:白桐是个穷光蛋。
    楼如岳:@王霁良 白桐一定能成为富人,那时我们都实现了“中国梦”。
    白桐:哈哈!
    非婉约:为了做个名副其实的诗人,我们都情愿做个穷光蛋。
    白桐:我富我确实不可能写诗歌。
    陈远:为什么?
    白桐:没有贫穷,就没有诗歌史。
    王霁良:@白桐 比如你的诗,出三本诗集也超了,如果真出版,混个省作协会员绰绰有余。抓紧挣钱吧,先买楼,再娶一房有共同语言的夫人。
    白桐:哈哈!
    王霁良:替白桐征婚哈,替他急。
    白桐:看不起作协会员,我认为诗人是死后被人命名的,不然猪狗都是诗人了。
    陈远:思维有可能被听的,所以好坏很明显。
    白桐:我今晚还在想,什么时候出本诗集。
    非婉约:白桐认定诗作为情人,俯首帖耳。
    王霁良:历史上留下名的作家、诗人,95%,中产,徐志摩他爹在北京开大饭店。
    白桐:小说家与诗人是不同的,比如莫言是个缩头乌龟,写诗歌肯定不行,只好写小说。
    楼如岳:@白桐 你真是单身?还没有女朋友?不可能。
    白桐:没有什么不可能
    非婉约:@白桐 我问你现在你是要钱还是要诗?
    白桐:有钱我就不写诗歌了,看看托尔斯泰就知道了。
    王霁良:翟永明开酒吧,对,因为那时你知足了。
    白桐:写小说把生活过得猪狗不如,所以皿成千净说屁话。
    王霁良:也有的写起来后觉得有成就,知足了,随后也没作品了。
    白桐:生活好了思考就不行了。
    王霁良:对。人的孤独,总是有的,达康书记也有。
    白桐:有钱人还搞文学,如果纯粹,是个境界,一个脑袋可以双用。曹雪芹不变成穷光蛋,他也不会写红楼梦。翟永明诗歌一般般了,屈原不被驱逐,他就不存在了。
    楼如岳:(1)屈原:楚武王熊通之子屈瑕后代,出身于楚宗室贵族(帝高阳之苗裔兮),任左徒(入内参与议论国政,发布号令,出则接待宾客)、三闾大夫(主持宗庙祭祀,兼管贵族屈、景、昭三大氏子弟教育),兼管内政外交大事政治家;(2)曹植:曹操第三子,封陈王;(3)陶渊明:曾任江州祭酒(州府教育厅厅长或者州立大学校长类似职位)、建威参军、镇军参军(军事参谋)、彭泽县令等职;(4)王维:状元及第,历官右拾遗、监察御史、河西节度使判官。唐玄宗天宝年间,王维拜吏部郎中、给事中,尚书右丞(相当于国务院副总理);(5)李白:应诏赴京,翰林待诏(起草诏令,议论时事),六品;(6)杜甫:华州司功参军,在朝中任左拾遗(类似监察部门),曾在剑南节度府任参谋,加检校工部员外郎(为工部侍郎的辅佐官,管工程建设,相当于国务院部属副司长);(7)白居易:左赞善大夫,太子属官,侍读,正五品上;迁忠州刺史,正四品下;(8)李商隐:皇族远房宗室,二次县尉(县令或县长之下,主管治安),秘书省正字;(9)苏轼:礼部尚书(掌管国家典章法度、祭祀学校、科举、接待外宾等事务)、兵部尚书(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的军委副主席兼国防部长);(10)陆游:福州宁德县主簿(县长助理),任夔州通判(纪委和检察院的合体),进士出身,宝谟阁待制(皇帝随侍顾问)、朝议大夫礼部郎中。所有这些诗人,他们基本都是官员,写诗只是生活的一小部分。
    非婉约:穷人会疯,富人不会疯,所以诗人是疯子。
    白桐:养尊处优的人,写的东西没有感染力。
    楼如岳:古代的十大诗人,是后人给他们冠名的。我研究这些名家,就是要向他们学习,做好生活的主要部分,抽空写点诗即可。
    非婉约:一个大拇指赞,做好生活的主要部分。
    楼如岳:所以,白桐有一份好的工作,有一个好姑娘,建一个好的家庭,比写诗重要,切莫再蹉跎了。 
    白桐:哈!
    非婉约:不一定要有经济头脑。但过好生活那是一定的。然后空下来写写诗,发点小神经。
    白桐:以上所谓的十大诗人也是在穷困潦倒之际出力作的。
    蛮蛮:生活不错,再写诗,这是小资,从容的优雅。
    非婉约:是的,生活不错的小资女人,都会写些不痛不痒的废话。
    蛮蛮:一个捂脸表情。休息!晚安!
    非婉约:穷困,诗让人从容,那才是真谛呢。俺也睡了。  
 
 
 
 
Les Miserables - Medley

点数:1071 发布:順頌 编辑:往詩如煙 联系:b2b@notbad.cn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