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明立画展|學堂文化|中堂文化|工堂文化|叁字詩|愛乐隨記|微信談詩|贺年短信
隧道故事|上海旅游|日本故事|隧道中国|隧道世界|
   阿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互联思维:中国诗歌的未来属性是什么?

作者:阿樓   阿樓博客裡  2017-7-13 15:31:25   来源:阿樓隨筆
何为诗歌未来属性?/阿樓
2017年7月13日 
 
 
     《说文》:“改,更也,从攴己。”李阳冰曰:“己有过,攴之卽改。” 改,甲骨文字形,左边是“己”,像一个跪着的小孩子;右边是“攴”,像以手持杖或执鞭。
    从互联网+思维出发,谈诗歌未来属性,其实就是用新眼光来改造和维新。谈起新诗的眼光,不得不提朱光潜的眼光。朱光潜1934年写了一篇文章:《中西诗在情趣上的比较》,通过比较得出“中国诗达到幽美的境界而没有达到伟大的境界”的结论。所以,无论是胡适的眼光,还是朱光潜的眼光,对于诗歌的未来属性,两位大师都是选择了白话诗(西方诗)。 
 
    关于中国新诗的尴尬 
    西方资本主义时期比我们早,社会的形态与我们的差异大。但有一点是相同,追去人性的解放,追求个性的自由。这个方面,西方走在我们前面。在这个前提下,世界不是单一模式的,是多元的。我们去过国外都知道,国外城市建筑、车辆、时装色彩是混合型,偏暗淡的,我们城市的则是偏原色的,偏明亮的。反映在诗歌里也是一样。西方诗伟大,敢于把社会情形真实写出来,看了觉得社会竟然是如此,不得不进行改革,这一点是值得借鉴的。 
    当我们再次打开铁舞的《胡适的眼光和特朗普筑墙及新诗当下的尴尬》,拨开网络雾霾,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我们依然可以看到很多精英诗歌。我想铁舞也是看到的,那么文中说的尴尬又指什么呢?
    我想,最大的尴尬恐怕不是没有好诗,也不是好诗歌不被人认知,而是写“好诗”的诗人,并不被人认知、认同和尊重,他们的处境并不好。既然有好诗,也有认知,但为什么会处境不好,这更值得深度沉思。所以铁舞写道:“中国新诗走向,首先取决于民众的整体素养和社会主导。” 
    中国传统诗歌的幽美,含有沉静携隐的意思,讲究平仄格律,讲究无规矩不成方圆,有利于修身养性。作诗,《说文》曰:“奇,一曰不耦。”做人,《诗·周颂》曰:“十千为耦”,就是与众人合作,易彼田畴。所以我们写诗写了几十年,应特别注意这个转换,不要老是想着出奇、出书、获奖、伟大,要把功夫用在改善自我形象方面上来,先完善自己,然后去改造世界,我们要做的,不是让诗歌受人尊重,而是让诗人受人尊重。  
 
    关于中国诗歌的未来属性
 
我想应该是:
中国式的幽美与西方式伟大之间的融合。
 
    有一首广为流传的诗:
You say that you love rain,
but you open your umbrella when it rains...
You say that you love the sun,
but you find a shadow spot when the sun shines...
You say that you love the wind,
But you close your windows when wind blows...
This is why I am afraid;
You say that you love me too...

你说你喜欢雨,雨下来的时候,你却撑开了伞;
你说你喜欢阳光,阳光洒下来的时候,你却躲在阴凉之地;
你说你喜欢风,风扑面而来的时候,你却关上了窗户。
这就是为什么你说你爱我,我却感到害怕……
 
    这是一首翻译成有文艺版、诗经版、离骚版、七律版等的英文诗歌,在诗歌群里,还有人认为其七律版的格律不符,嗤之以鼻。我觉得千万不要小看这首小诗,已经被中国老百姓数亿次的转发和阅读,是我了解的最成功的一首诗,尤其这首诗起承之后的转合,特别值得研究。记得第一句被“诗经版”翻译为:“子言慕雨,启伞避之,”所以说诗歌的未来属性,不管是写诗之模式,还是为人之模式,都可思考一下什么是“子言慕雨,启伞避之”。

 
 
 


点数:1089 发布:順頌 编辑:往詩如煙 联系:b2b@notbad.cn
 
阿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