隧道知多少|隧道中国|隧道世界|欧洲|亚洲|美洲|大洋洲|非洲|查询|主页|
   Notbad 順頌平台▲-上海旅游★
 

拔高和貶低

作者:周振甫   阿樓博客裡  2008-12-5 13:47:00   来源:詩詞例話
  岑參《寄左省杜拾遺》:“聯步趨丹陛,分曹限紫薇。①曉隨天仗入,暮惹禦香歸。白髮悲花落,青雲羨鳥飛。聖朝無闕事,自覺諫書稀。”紀昀批:“五六寓意深微。末二句話尤婉至。聖朝既以為無闕,則諫書不得不稀矣,非頌語,乃憤語也。或乃縷陳天寶闕事駁此句,殆不足與言詩。”(方回《瀛奎律髓》卷二)
  岑參《寄杜拾遺》雲:“聖朝無闕事,自覺諫書稀”;退之《贈崔補闕》雲:“年少得途未要忙,時清諫疏尤宜罕”;皆謬承荀卿有聽從無諫諍之語,遂使阿諛奸佞,用以藉口。以是知凡造意立吉,不可不預為天下後世慮。(黃徹《碧溪詩話》卷一)
 
岑參
 
  李商隱《安定城樓》:“迢遞高城百尺樓,綠楊枝外盡汀洲。賈生年少虛垂淚,王粲春來更運遊。永憶江湖歸白髮,欲回天地入扁舟。不知腐鼠成滋味,猜意鵷雛竟未休。②”紀昀批:“欲回天地入扁舟’,言欲投老江湖,自為世界,如收縮天地,歸於一舟然,即仙人斂日月于壺中,佛家縮山川於粟穎之意。注家謂欲待挽回世運,然後退休,非是。”(方回《瀛奎律髓》卷三十九)
  《統簽》:“五六,王荊公深愛之,以為老杜無以過。五六,言所以垂淚與遠遊者,豈為此腐鼠而不能合哉!吾誠永憶江湖,欲歸而優遊白髮,但俟迴旋天地功成,卻入扁舟耳。此二句亦是荊公一生心事,故酷愛之。“成滋味”,在彼自成一滋味也。(《李義山詩集輯評》卷中何焯評) 
    ①岑參在右署做右補闕,杜甫在左署做左拾遺,故稱分曹。中書省中種紫薇花,故稱限紫薇。 ②《莊子·秋水》:“夫鵷雛發於南海,而飛于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練實(竹實)不食,非醴泉不飲。於是鴟得腐鼠,鵷雛過之,仰而視之曰‘嚇’。”
  我們讀詩,對詩的評價,有時偏高,有時偏低,這可能由於看得不全面所致。比方對唐朝岑參的兩句詩,清朝紀昀看得高,認為是婉轉的諷刺,是憤語,是批評唐朝自以為沒有缺點,拒絕進諫,所以諫書就少了。在紀昀以前的黃徹,批評了這兩句,認為這是《荀子·臣道》“事聖君,有聽從,無諫爭”所造成的害處;不是唐朝沒有缺點,而是阿諛歌頌唐朝的話。跟紀昀的說法相似的,有張萼蓀的《唐詩三百首注》,說:“白髮”句,“自傷老也”,“青雲”句,“羨杜之如鳥高飛也”,“聖朝”兩句,“諫書之稀,由於無闕事也,則有闕之待諫可知,意在言外”。認為是婉諷。對末聯的解釋,確實和上聯有關。“青雲”句是羡慕杜甫嗎?杜甫跟岑參都是諫官,地位相同,所以說杜甫在青雲裏是講不通的。或者是說岑參老了,杜甫年輕,所以羡慕他嗎?但杜甫《奉答岑參補闕見贈》寫道:“故人得佳句,獨贈白頭翁。”杜甫自稱白頭翁,可見杜甫也老了。因此這兩句只好解釋做感歎自己老了,卻在做小官,羡慕在青雲中高飛的大官。在這種羡慕裏正含有向上爬的意味,那恐怕只會歌頌聖明,怎敢得罪王朝去諫爭呢?所以“聖朝無闕事”,該是替唐朝掩飾的頌聖之詞,而不是什麼規諷了。紀昀的批語,沒有聯繫上兩句,是把末聯的含意拔高了。
 
李商隱
 
  李商隱在《安定城樓》這首詩裏說:“永憶江湖歸白髮,欲回天地入扁舟。”是說要像範蠡那樣,年老後歸隱,坐船泛五湖。那末年輕時怎樣呢?“賈生年少虛垂淚”,賈誼本想替漢朝建立一套新的政治制度的,但受到大臣的排擠,貶官出去,李商隱也受到排擠在外。可見在“虛垂淚”裏,在“賈生年少”裏,都含有政治抱負在內,他想的是范蠡在成功以後才泛舟五湖。最後用鵷雛自比,也說明自己有遠大的政治抱負。把這幾點聯繫起來看,那末“欲回天地”正說明這種政治抱負,所以何焯說的“迴旋天地功成”是符合詩意的。紀昀把它解釋成為躲進小船自成世界,是貶低了原意。這種貶低,大概認為李商隱那樣地位,談不到什麼旋乾轉坤,這是把他的兩句詩孤立起來造成的。其實,一個人的地位是一事,一個人的志願又是一事,不能認為地位低的就不能有大志。照紀昀的說法,那末不論什麼時候都可躲進小船自成世界,何必“永憶江湖”呢?正因為要在回天地以後才歸隱,而回天地是不容易做到的,所以值得“永憶”,正因為“欲回天地”有待于畢生奮鬥,所以只能在老去時歸隱。而躲進小船的說法,跟鵷雛的“發於南海而飛于北海”的氣概是完全不同的。這都說明,對詩的拔高或貶低,都由於對詩句作了孤立的理解,沒有從詩的全面來看所造成的。
 
 
 
 

点数:21931 发布:順頌 编辑:周振甫《詩詞例話》 联系:b2b@notbad.cn
 
Notbad 順頌平台▲-上海旅游★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