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劉國萍詩歌|隧道|姜明立画展|蘿芙菊子|琳琳詩也|秋天說之|三字詩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旁观自己》给了我三个思考

阿樓博客裡  2020-3-3 21:21:00   来源:阿樓聊诗
《旁观自己》给了我三个思考/阿樓 
2020年3月3日

    每个人理解诗都不一样。不擅长诗的人会把美好说成诗,所以有“诗情画意”之说;会写诗的人则是反着来,把诗当作一种兵器。在今日全国团结一心抗击新冠病毒时,我看到诗人发出来的这样几首诗:  
    (1)蔡世兵:《幻象》“在空旷的打麦场上,阳光正将水,寸寸逼退,而禾苗却从体内张开干渴的嘴” 
    (2)麦肯:《雨一直响》 “未必是久逢甘霖,雨不大不小”  
    (3)鲁娅:《破土》“眼再大,耳再灵,周遭都是黄色无尽的,土、沙、石” 
    诗情什么?诗乃携隐“撕”也。谈到撕,茅盾《水藻行》说:“叉港里泥草像一片生成似的,抵抗着人力的撕扯。”诸君新诗,可观其骈胁。 
    今日又看到一首T.W.《旁观自己》,真的有点别开生面。 
  
旁观一个兵器型的名 
如旁观公孙大娘子舞剑一样
运斤成风时 
还会使人想起项羽和虞姬
   
    旁观以一种新的游戏模式,无障碍通过和观察世界。当迷惑不解时,跳出只缘身在此山中,寻找一种达观。旁观是一种战略,也是一种战术。漂亮女人公孙大娘武功了得,起舞时雷霆万钧,收舞时江海波光。观舞者人山人海,皆受感染。 
    项羽擅长戟,他把矛和戈组装在一起,又把戈改成月牙刀。项羽凭此也是战无不胜。英雄也有悲壮时,霸王别姬是说他感情专一,始终爱着虞美人。 
    诗人通过旁观自己,说出一些不同的看法。哈哈,诗乃事也! 
     《旁观自己》给了我这样几个思考: 
    (1)公孙大娘到了晚年,弟子继承发扬,舞剑曲终了,为何又心中惶惶? 
    (2)如此武艺的西楚霸王,他的悲情之源又在哪里? 
    (3)旁观自己,能做到不旁狎,不道旧故吗?  

 
 
 
 

点数:20842 发布:順頌 编辑:詩刊《群聊》 联系:b2b@notbad.cn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