隧道知多少|隧道中国|隧道世界|欧洲|亚洲|美洲|大洋洲|非洲|查询|主页|
   Notbad 順頌平台▲-隧道中国动态
 

奥运理念与和谐社会目标有机相联

建筑世界(2008-7-21) 北京:奥运会 来源:中国财经报 点数:3965

  中国政府和中国公众重视奥运、期盼奥运、并且决心出色地举办奥运(包括残奥会),这已经是举世众认的事实。中国“奥运热”的形成,除了各种众所周知的显性原因之外,还有一种更为重要、更为深刻的内在原因,就是奥运理念从根本上说与中国今天的社会诉求存在着同步性和一致性。换句更明确的话说就是:奥运理念与中国上上下下正在努力构建和谐社会的战略目标有着密切而有机的联系。
  现代奥林匹克运动是西方工业化的产物。但只要我们对其加以深入探究就会发现:一方面,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理念包含着对工业化社会积极成果的肯定,如它把社会化大生产的竞争原则化为了“更快更高更强”的精神,把经济全球化的趋势转化为集天下体育运动技术精英于一堂的博大精神等等。但在另一方面,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理念又充满着对工业化社会消极影响的批判与匡正。
  无须讳言,西方工业化打破了世界市场形成过程中的民族壁垒,撕破了前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温情脉脉的面纱”,“充当了历史的不自觉的工具(马克思语)”。但同时,它所带来的无节制的竞争、不择手段地追逐利润又毒化了社会空气,扭曲了人性,造成了严重的环境破坏和资源浪费。正是由于看到这些社会弊病,现代奥运会的首创者才顺应人们渴望建立一种能受控制的公平竞争机制的呼声,努力把世界体育赛事办成公平竞争的典范,并且希望通过这种典范的力量影响世界政治、经济活动,以达到改良社会的目标。
  顾拜旦在谈到他之所以要复兴奥运会的动机时,曾经用散文般的语言表达了他对工业化时代社会状况的批判和他的心愿:“如果我们研究本世纪的历史,深感由产业科学的发展所产生的道德混乱,生活遭受巨变,人们感到大地在他们脚下不断颤动。人们抓不到任何东西……他们在混乱之中,好像在寻找……对物质力量的某种平衡力,从而探索散落于世界的任何道德力量的因素。我认为,这是体育复兴的富有哲理的起源。”《奥林匹克宪章》则说得更加明晰:“奥林匹克的目标是将体育运动置于为人的和谐发展服务的位置,以期建成一个和平的维护人的尊严的社会。”它要通过体育运动的教化作用培养全面发展、完善的人,再通过这些“独立、自由、均衡、意志坚强的人”去改造社会,使之走向协调和谐,变成一个没有道德沉沦没有弱肉强食的更加合理的社会。可以看出,从1892年顾拜旦发表首倡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著名演说,到l99l年新版的《奥林匹克宪章》,奥运理念实际上已经成为一种进行社会改良推动人类和谐进步的理想,而现代奥林匹克运动则是把这一理想付诸实践的宏大的社会运动。
  值得指出的是,奥林匹克运动所表现的这种希望以体育精神实现社会改良思想曾经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先进中国人当中有过强烈的反响。
  在中国近现代,这一时期涌现出了各种救国主张,例如“教育救国”“科学救国”“音乐救国”“医学教国”“实业救国”等。有趣的是,大凡具有这种救国思想的人们也大都具有“体育救国”的思想因素。如张伯苓、蔡元培、胡适、陈独秀、毛泽东、恽代英、陶行知等人。张伯苓先生就说过“教育里没有了体育,教育就不完全。我觉得体育比什么都重要。我觉得不懂体育的,不应该当校长。”陈独秀说:“我中国的教育,自古以来,专门讲德育,智育也还稍稍讲究,惟有体育一门,从来没人提倡,……以至全国人斯文委弱,奄奄无生气。”胡适则这样概括体育精神:“体育比赛,重在参与;无论胜负,欣然面对;光明磊落,学会做人。”毛泽东在以二十八画生的别名所著《体育之研究》中辩证地看待德智体三者的关系“德、智皆寄于体,无体便无德、智也。……体育对于我们现代人来说,实在是处于第一的位置。”正是在他们的倡导下,西方体育的观念和活动才第一次敲开了中国塾馆朱漆剥落的大门!当然,也应该客观的指出,尽管这些以强国强种为宗旨的“体育救国”思想具有强烈的爱国色彩、具有对国民性进行改造的革命意义,但从政治范畴上加以判定,其实它仍然是在不触动旧有的政治经验制度基础上的一种社会改良思想。也正是因为这样,上述那些杰出人物才在后来放弃了社会改良,走上了政治变革或人民革命之路。他们的体育救国思想也仅仅作为探索之路上的一个路标而留在了个人的历史档案中。
  今天,实现奥运理念对于中国已不再是幻想,而是一种完全可以也应该努力成就的现实。原因就在于中国正处在实现工业化与信息化的关键历史阶段,完善与改良社会的诉求不再是呼之欲出,而是强烈的民族心声。经过全体人民的艰苦努力,我们已经迈过了人均GDP1000美元这道门槛,达到“初步实现小康”的目标,并且正在为下一个“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战略目标而奋力拼搏。在这个历史性的社会转型期,必然会出现各种新的社会矛盾和新的利益冲突,经济建设中固有的结构性问题、各利益群体的收入差距问题、追求物质利益的躁动与保持传统价值观维护社会公正之间的矛盾等不协调现象日益显现,中国各社会阶层都渴望在保证现有经济发展的前提下,尽快解决这些影响社会生活健康有序和稳定的突出矛盾,建立和健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从而使社会更加和谐公平、使民心更加安宁舒畅、使经济能够在有序竞争的轨道上得到更好更快的可持续发展。为此,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倾听公众呼声、顺应社会诉求,审时度势地提出了新的科学发展观,并且把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社会作为了科学发展观的核心内容。可以说,科学发展观揭示了中国现阶段社会的本质规律,反映了社会生产力的内在要求,是避免重复发达国家在实现工业化进程中种种社会弊端的可靠保证。它不但有利于中国自身在二十一世纪的健康持续快速的进步,而且也有利于地球资源生态及环境的保护,有利于人类赖以生存的社会环境和生态环境。也正是出于这种认识,胡锦涛同志才在提出构建和谐社会之后又进而提出了建设“和谐世界”的主张。
  通过对奥运理念和中国现阶段社会发展和社会诉求的对照,我们可以十分清楚地看到:在以人为本追求人的全面发展方面,在建立更加公正公平的社会目标方面,在实现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方面,在增进中国与各国的理解促进人类和平方面,中国的目标追求与奥运理念有着如此之多的一致性。“天人合一”“和为贵”是中国人自古以来的社会理想。“绿色奥运、科技奥运、人文奥运”的三大主题与“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北京奥运口号,就是中国这种和谐价值观与奥运理念的完美结合,同时也充分表达了13亿中国人民要为建立一个和平和谐合作的世界做出贡献的心声。
  城市建设与管理思路上的新理念是奥运会带给我们在构建和谐社会时另一份十分值得借鉴的无形资产。
  中国人在申办筹办和举办奥运会的过程中,在与其他各申办国对比与交流中正在逐渐懂得:二十一世纪的城市规划设计在考虑生产与物质生活的同时,更应该充分回应人的精神生活的深层需要。栩栩如生、活泼多姿的城市形像本身会对人产生潜移默化的教化作用。它用丰富的美训练着我们的眼睛,培育着我们的情趣,塑造着我们的情感,增加着我们的愉悦。同样,它也作为一种亲切的记忆符号,时时激发和鼓励着人与人之间从容的倾吐与交流。这种因为城市设计而产生的对社会环境的感知和对社会环境的印像,所激发出的亲善力量、和谐愿望与创造冲动将会大大造福于我们生活的城市和我们的后人。
  五星邀五环。奥运需要以中国为代表的东方文化的融入浸润与启迪;同样,中国也需要奥运精神的感染熏陶和激励。当奥林匹克的理念与中国的和谐理念一齐发出共鸣时,当圣火从雅典神庙传到东方古国的紫禁城时,人类将高唱欢乐颂,世界将听到真正的天籁之声。


点数:3965 发布:顺颂 专栏:北京:奥运会 联系:b2b@notbad.cn
分享到: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