隧道日志|贺年短信|刘国萍诗歌|三字詩|姜明立現代版畫|打浦中学|順頌|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推荐一个骚体诗之表达方式

作者:阿樓   阿樓博客裡  2017-7-13 20:02:00   来源:阿樓隨筆
推荐一个骚体诗之表达方式/阿樓
2017年7月13日
 
 
    写诗要有新意,时有奇羡。何为“奇”?《说文》:“奇,一曰不耦。”
    所谓精英诗歌(非网络诗歌),就是少数人写的,与众不同的诗歌。我们呼唤好诗,就是呼唤有陌生感的诗歌。例如屈原《离骚》,起句是这样表达的:我是古帝高阳氏的子孙,尾句却是:算了吧!
 
《离骚》/屈原
    屈原(公元前339年~公元前278年),楚武王熊通之子屈瑕后代,出身于楚宗室贵族(帝高阳之苗裔兮),任左徒(入内参与议论国政,发布号令,出则接待宾客)、三闾大夫(主持宗庙祭祀,兼管贵族屈、景、昭三大氏子弟教育),兼管内政外交大事。
 
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
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
……
已矣哉!国无人莫我知兮,又何怀乎故都!
既莫足与为美政兮,吾将从彭咸之所居!
 
    我们看《离骚》的出发,说屈原是古帝高阳氏的子孙,又有素质和管理才能,一定是治理国家的栋梁,一定会有美好的前程,即使遇到困难,也决不气馁,为国家而鞠躬尽瘁。但《离骚》的转合,并没有按照这个逻辑去发展,收尾却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弯,说算了吧,既然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政治,我将追随彭咸到他那里去,炒你楚怀王的鱿鱼,炒你世界的鱿鱼。如果用线条来表达,这首《离骚》的意脉始终与诗歌出发逻辑不吻合,甚至是背道而驰的。《离骚》就是这样反逻辑表达的,并不是不讲逻辑,而是非常规逻辑,其中包含着反常规理性,反常规崇高,反常规英雄的特征。现在我们所说的所谓“后现代主义”那些东西,早在2000多年前的《离骚》里就已经有了。 
    如范仲淹《剔银灯▪与欧阳公席上分题》:
 
剔银灯与欧阳公席上分题/范仲淹
    范仲淹,曾任官职参知政事,知州(死后追赠:兵部尚书、楚国公)
 
昨夜因看蜀志。
笑曹操、孙权、刘备。
用尽机关,徒劳心力,只得三分天地。
屈指细寻思,争如共、刘伶一醉。
 
人世都无百岁。
少痴騃(ái)、老咸尫(wāng)悴。
只有中间,些子少年,忍把浮名牵系。
一品与千金,问白发、如何回避。
 
    这首词接近用口语写成,笔调有些调侃,似乎是及时行乐的颓废情绪,这与范仲淹“宁鸣而死、不默而生”风格大相径庭。范仲淹与老朋友欧阳修在喝酒时发了几句感叹话而已。从开头的“昨夜因看蜀志”,到结尾的“一品千金,问白发、如何回避”,人生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发人深省啊!
   

点数:1704 发布:順頌 编辑:往詩如煙 联系:b2b@notbad.cn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