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劉國萍詩歌|隧道|姜明立画展|蘿芙菊子|琳琳詩也|秋天說之|三字詩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孤况闻蛩

作者:阿樓   阿樓博客裡  2015-1-29 22:09:08   来源:阿樓隨筆
孤況聞蛩/阿樓
2012年3月13日
 
    孤况闻蛩,孤独时宜听虫鸣。蛩,乃蟋蟀也。
    “瞿,瞿,瞿”,听到那一声声脆亮的蟋蟀鸣叫,就忍不住去捉,这是我们孩童时的趣然。那时,家住鲁班路、中山南一路一带。记得还没有柏油马路,不远处,还有一条破旧的铁道路,全是茅草屋。后来,长大了一点,常常俩仨有约,去开平桥(今黄浦江西岸日晖港口)一带捉蟋蟀。我们足迹遍布江滩边、墙脚边、石砖堆等。入夜,我们打着手电,寻声而去,轻轻翻石,仔细搜寻。发现目标,立即凝神屏息,拿起自制的罩套,快速套住。说真的,听蟋蟀、捉蟋蟀,是一种融于自然的快乐,那种激情绝不亚于今天的计算机游戏。那,只有亲身经历,才能体会。听蟋蟀,捉蟋蟀,我也结识了不少童年朋友,几十年过去了,有的至今还在联络。
    据说,古人玩蟋蟀讲究三种境界。第一种境界叫“留意于物”,有一部电视剧《蟋蟀宰相》,描写了南宋宰相贾似道玩虫误国的故事;第二种境界称“以娱为赌”,把斗蟋蟀作为赌博手段;第三种境界叫“寓意于物”,这是较高的境界,多为文人雅士所为。
    《诗经》云:“蟋蟀在堂,岁聿其莫。今我不乐,日月其除。”办公室陈老师,四十有余,孑然一人,清晨早早来到办公室工作,属孤况闻蛩一族。每每秋季,他总携带一个精致透明的金蛉子盒,常常独自听鸣,不亦乐乎。也许,金蛉子体亮如金,玲珑可爱,鸣声动人,使陈老师不经意间,已与不愉快的往事说了一声再见。
    如果,秋天再次来临,你倚靠阳台,明月下,远远近近的蟋蟀鸣声涌来,你不再会感到烦躁,你不再会感到不安。因为,你突然明白了,秋虫的鸣声鲜活了一个季节,生动了一个季节。
    孤况闻蛩,秋虫的鸣声,也转换了一个人的季节。
 
 
From A Distance

点数:5024 发布:順頌 编辑:樓如岳博客 联系:b2b@notbad.cn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