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劉國萍詩歌|隧道|姜明立画展|蘿芙菊子|琳琳詩也|秋天說之|三字詩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玄悟对雪

作者:阿樓   阿樓博客裡  2015-1-29 23:09:08   来源:阿樓隨筆
玄悟對雪/阿樓
2012年12月30日
 
    玄悟对雪,看着这四字,老半天都没有悟出什么道理。
    我想,玄是一种深奥不容易理解的道理,看似是一种虚无缥缈、不真实的东西,实际是一种精神品物。悟,是觉醒,也是觉悟。《红楼梦》第二回里贾雨村说:“非多读书识事,加以制止格物之功,悟道参玄之力,不能知也。”意思是,不明白事理,不对世间万物进行探究,怎么能悟道参禅,怎么能知事务的来去呢?我走过很多名山,历代“玄悟”都是依山傍水,借景取势,建庙立塔,参玄悟道,使这里的自然、季节与人融合。 
    12月29日,安徽南部,大雪转中到大雪、暴雪。为感受“玄悟对雪”,我又上了名之山,黄山。中午时分,黄山山顶,开始下大雪,逐渐成鹅毛大雪,且风力大,旋动着,像似龙卷雪。一路上,黄山黛色之相衬,白雪飞渡;疾风时,山坡和树上的积雪被吹起,雪花旋舞,充塞山道,视线不见五米。下落积雪,平均每小时两厘米,山路上积雪已达到七厘米之厚。我与两位女生,穿越飞雪,奋力下山。半山腰,遇到扫雪工,我问:“雪这么大,多扫一点,少扫一点,有没有人知道?”“唉,这你就不明白了,这天气,领导对我是很放心的,干,累死;不干,冻死!”我为之一震。
    路上,不时还碰到一些往山顶上送物资的挑夫。我又问:“挑担上山,一次能赚二百元吧?”“哪里,挑的人多,一次最多100元!”挑夫气喘吁吁地回答。挑夫上山负重,很慢;下山轻松,如飞。毕竟是下雪天,一位挑夫,不小心打滑,从十几米高的位置,一直跌倒我的脚跟前,我一把拉住他,但他的头部已经重重地撞在石阶上。我扶他起来,他说头有点痛,有点晕。我用手将石阶上的积雪扫干净,让他休息一下。挑夫告诉我,他姓刘,今年50多了,“下雪天,家里人不放心,还等着我呢。我会慢慢走下去的,谢谢您!”他迈着蹒跚的步子,渐渐远去。我静静地站着,目送着刘师傅,不由一声叹息。
    黄山这场雪,整整下了八个多小时,而我则看到了黄山风雪里的那些扫地人、挑夫和路人等,这些鲜活的人物,深深的留在我的脑海里,这是2012年末的故事。玄悟对雪:“这天气,干,累死;不干,冻死!”我这样想着,不知可否。
 

 
 
 
 

点数:2052 发布:順頌 编辑:樓如岳博客 联系:b2b@notbad.cn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