隧道日志|贺年短信|刘国萍诗歌|三字詩|姜明立現代版畫|打浦中学|順頌|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我在苏州博物馆读贴

作者:阿樓   阿樓博客裡  2014-2-15 21:14:53   来源:阿樓隨筆
我在蘇州博物館讀貼/阿樓
2014年2月15日
 

    上世纪70、80年代,比较流行手札,如练毛笔字或写书函。那时,我曾临摹练习柳公权、颜真卿、赵孟頫字帖,还学了古诗,真是“每汝手扎至,愁卧辄一旬。”工作后,笔墨纸砚束之高阁,计算机时代动笔书写机会更少。以往新年,贺卡季节,每逢收到一些贺卡,有的还是手工制作,不由一阵涟漪,因为都是好友的手札,特别有情感。如今贺年,皆为短信,太多转发,不易珍藏,翻阅即逝,感觉自不如先前。

    今日清早,我坐高铁来到苏州博物馆,观摩文征明三十六岁诗画至九十岁封笔书法册页珍品。文征明学字从苏轼字入手,老师李应祯教导说:“破却工夫,何至随人脚踵,就令学成王羲之,只是他人书耳!”这句话,整整影响了文征明的一生。
   《论语》云:“书法之严,即《春秋》书法也。”也许,文征明十次应举落第以及仕途不遇慢慢消磨了他的锐气,他以书画自遣,追逐晋唐风致,便置笔端坐而逝。 

    我在苏州博物馆读贴时发现,事物总有两面性:委婉的多了,阳刚的就少了;字贴是文房案上的近距书卷,字碑是为天下谷的远山胸怀,大自然或历史无时不刻地记录着这种鲜活生命的变化,就好像音乐一样,有嘹亮的音符,也有婉转的曲调。
    与其说这是我在苏州博物馆的半日思考,倒不如说这是我内心对碑与贴选择的一生纠结。 
    书法,有闲之事。所谓有闲,乃为心闲。多虑功利之人,亦难入书法之状态。书法之妙,今日可谓第一。
 
 
 

点数:5300 发布:順頌 编辑:樓如岳博客 联系:b2b@notbad.cn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