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劉國萍詩歌|隧道|姜明立画展|蘿芙菊子|琳琳詩也|秋天說之|三字詩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隐心调鹤

作者:阿樓   阿樓博客裡  2015-1-29 21:09:08   来源:阿樓隨筆
隱心調鶴/阿樓
2012年3月12日
 
    隐心调鹤,即安心宜逗鹤。道教中,仙人大都以鹤或鹿为坐骑,鹤成了长寿的象征。鹤雌雄相随,步行规矩,情笃而不淫,具有很高的德性,古人称有君子之风的贤能之士为白鹤。
    隐心调鹤,让我想起两个故事。一是“北大教师夫妇隐居深山十几年,寻桃花源生活”,二是“鹤的神话故事”。1990年初,一次的突然,王青松的人生发生了转弯。1994年,他携手同是北大教师的妻子张梅搬到北京与河北交界附近的山区。那里有座岳父的老房子,租地10亩。去北大上一次课要坐5个多小时公交车,耕地也无人照管,于是妻子张梅在1998年毅然辞职,而他则在2000年后脱离北大,承包荒山2500亩,从此与世隔绝。王青松说,隐居的根本原因是自己对内心的关注,而现在的社会大方向则是向外看。夫妇俩愿知行合一,把向内同时作为一种人生实践,远离喧闹的都市,回到山里看看古书,养个儿子,呼一口新鲜空气,寻找他们心中的“桃花源”。北大教师夫妇抱道怀真,隐者自悦,正如缶翁诗云:我性疏阔类野鹤,不受束缚雕镌中。
    “逗鹤”,这个词汇,我不喜欢,甚至有点反感。神话故事中,鹤的凄美悲情,总是挥之不去。大雪天,穷青年救了一只被箭射中翅膀的鹤。这天夜里,一个美丽的女子来敲门:“请娶我为妻吧!”就这样,女子成了穷青年的妻子。家里穷困,又多一个人吃饭,揭不开锅。妻子说:“我来织布吧。”妻子织了三天三夜,满面倦容地捧着一匹布出来了。把布卖了,冬天还没有过去,钱就花光了,妻子只好又花了四天四夜织了一匹布。可穷青年想要更多的钱,求妻子继续织布,伤心的妻子只好含泪答应。织到第五天,穷青年终于忍耐不住了,伸手拉开了纸门。他看见一只鹤,全身是血,正用嘴拔下自己的羽毛来织布……妻子最后的温柔声音:“被你看到我这难看的样子,我就不能再呆在人间了。”她就是雪地里被救的那只鹤。鹤飞走了,飞过春日将至的群山。
有时,人不能多想,真有点人生如鹤。
    隐心调鹤:或隐居深山,或手捧月光,或笑而不语。
    人生如鹤:或兰心依旧,或病榻追忆,或隐而不语­。
 
 

 
 
 
張梅學生時代麗影
 
張梅與她的兒子
 

点数:5286 发布:順頌 编辑:樓如岳博客 联系:b2b@notbad.cn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