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手稿|贺年短信|阿樓旅行記|希腊之旅|拉萨見聞|叁字詩|琳琳詩也|秋天說之
姜明立画展|隧道修志|上海旅游|日本故事|隧道中国|隧道世界|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苏州河畔:春节漫步

作者:阿樓   阿樓博客裡  2015-2-19 23:07:50   来源:阿樓隨筆
春節蘇州河漫步/樓如岳
2015年2月19日
 
 
    《破阵子•河水》:“片片炊烟绿野,滔滔命液源流。无止弃污凭愿泄,不尽贪婪任意求。无忧也隐忧。”女儿在上海长大,但对上海河流历史了解甚少,曾经以为苏州河是苏州的一条河。今日大年初一,阳光和煦,我与太太、女儿再去苏州河畔走走。
    苏州河,旧称吴淞江,河水由西向东,流入黄浦江。一八四三年上海开埠后,很多江苏、安徽、山东等地人,坐小舢来上海谋发展,外国人发现可以从这条河乘船到苏州,所以称之苏州河。现以北新泾为界,吴淞江以东下游谓之苏州河。可惜,今日已经完全看不到当年曾经错落地散布沿河两岸的茅屋、农田、湿地、芦苇、沟汊和野气,这些土生土长的东西未能与开埠共栖,早已一步步隐去。想起曾经被禁的电影《苏州河》,依稀记得经典台词:“一切不会永远,只要我回到阳台上去,这个爱情故事就会继续下去。”遗憾,这部电影的色调是灰色的,与当时苏州河上的空气、颜色一样。八零后也许不了解苏州河上的“黑臭”现象,其实二十世纪初苏州河部分河段就已开始污染,八十年代末,苏州河污水治理工程投入百亿元计的财力与人力。又有多少年过去了,苏州河变得天蓝了,水清了,色亮了。我漫步在乍浦路桥岸边,观赏着兴趣爱好者垂钓和撒网,太太与女儿则在河南路桥、四川路桥、乍浦路桥和外白渡桥边亲水留影。
    我去苏州河畔走走,心里有两个疑问。一是,我再次看到了百老汇大厦、邮政局大楼、礼查饭店、新天安堂、光陆大戏院、公济医院大档、河滨大楼、英国领事馆等各擅胜场的建筑,这些“连云楼阁”依然参差而立,而临近或背后的许多新建筑,感觉与之有点不那么搭调,这亦属于建筑设计的海纳百川呢,还亦属于建筑色彩的苍白? 二是,苏州河上船只杳无,连外白渡桥边的游艇也停运了。苏州河岸高高的防洪墙,似钢筋混凝土轮廓世界,十步之外,看不到河水的灵动,也看不到小船的悠闲。有诗词记载:“秋风一起,丛苇萧疏,日落时洪澜回紫。”这种河流原生态与自然人文的逝去,也是不是苏州河本身文明的一种失落?
    我去咨询,苏州河规划温藻浜口、黄渡越河口和通波塘口、油墩港口一带,为生态岸线和生态廊道,河床将拓宽;苏州河中段的西郊、长征、长风、临空等水岸,为错落有致的都市居住河滨风光;下游中山西路桥至外白渡,则以两岸公共水岸和楼群为衬托,还历史风貌。只在搓浦的上游,还继续保留船运往来。
理想的苏州河,有田园,有建筑,有船只,有人文,有通达,就像王之涣诗云:“长堤春水绿悠悠,畎入漳河一道流。莫听声声催去棹,桃溪浅处不胜舟。”
 
 
 
 
 
 
 
 
Cinema Paradiso

点数:1210 发布:順頌 编辑:阿樓隨筆 联系:b2b@notbad.cn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