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手稿|贺年短信|阿樓旅行記|希腊之旅|拉萨見聞|叁字詩|琳琳詩也|秋天說之
姜明立画展|隧道修志|上海旅游|日本故事|隧道中国|隧道世界|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意象什么:评王霁良的“和解”

作者:阿樓   阿樓博客裡  2016-8-18   来源:阿樓隨筆
评王霁良的和解/阿樓
2016年7月23日
 
 
    《警世通言·俞伯牙摔琴谢知音》语:“大人试抚弄一过,小子任心猜度。若猜不着时,大人休得见罪。”
    大热天,看了三篇好诗,分别是严力的《你忘了锁门》,王霁良的《和解》,季振邦的《哥伦比亚大冰原》,通过意象,我谈一些读后感(不是审视评论)。这三首好诗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初看不太懂,再看稍微懂一点。好在现在可以用“意象”这个照妖镜,一照显形了。
    凡是看不懂的诗,首先看这首诗想探索什么?尼采有一句话是这么说诗人的:“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现在的新诗,如果没有思想性,诗人是不会放过自己的。那么严力的“门”的意象,王霁良的“和解”意象,季振邦的“大冰原”意象又是什么呢? 看诗歌,还要看“向往高度”。所谓向往高度,实际上就是探索的高度。在诗中或字里行间,总有高度的信息。但最关键的,还要看诗的黑暗低度。在尼采看来,“诗与树是一样的,越是向往高处的阳光,它的根就越要伸向黑暗的地底。”严力的《门》低度意象是裤裆勃起的钥匙,王霁良的《和解》低度意象是坟墓,季振邦的《哥伦比亚大冰原》低度意象是蚁蚋。经过比较,王霁良老师的“坟墓”处在黑暗地底较低位置,所以觉得王霁良老师的《和解》,是一首伟大的诗。譬如,今日的南海问题,中美还是和解吧,不然大家第二次可能是在坟墓里握手言和。
    以上是我如何看“看不懂的诗”的一些体会。现在,我理解了为什么朱光潜会这么说——“中国诗只达到幽美的境界,而不能达到西方诗那样的伟大的境界。”朱光潜最崇拜的老师是尼采,尼采上面说的有关诗歌的两段话,又是朱光潜翻译介绍到中国来的。诗如人,人如树啊,我花了很长时间,查询了朱光潜与尼采的人生格局,不看不知道,一看明白了。我的意思,不要被朱光潜的那句话所迷惑。现在“高级”的诗圈,本质上已是“新诗”的诗圈。“新诗”思维模式就是尼采的思维模式,对人影响很大。
    我们要学会用赞美眼光看世界,《论语·子路》子曰:“君子和而不同。” 
 
   
 
 原詩
你忘了鎖門/嚴力
2012.11.05

你忘了鎖門
如果沒有竊賊光顧
你也會想像出幾個小偷
因為你忘了鎖門
就可能被自己的隱私
檢舉成一個壞人
你忘了鎖門
渾身失去了自在的感覺
因為你忘了鎖門
誰也攔不住你
從任何地方急著趕回去
你忘了鎖門
就像沒穿衣服
器官無法停止害羞
你忘了鎖門
世界處於陰陽失調的不安中
因為你忘了鎖門
勃起的鑰匙
恨不得變成褲襠的拉鎖


和解/王霽良

我們和解吧,鏡子的反面
也是玻璃
我跟你一樣煩心
那些齟齬的往事
每次經過那個分別的道口
我的心情都像上墳一樣



哥倫比亞大冰原/季振邦

歷史還沒有乳名的時候
你就存在於此了

325平方公里的廣袤高寒
滿眼只見磅礴於天地的冰雪
並且,封凍了
億萬斯年本該流轉的時光
應該說,這是世界外的世界
時間外的時間

堅冰的白是你唯一擁有的顏色
飄落的雪是你唯一活躍的生命
至於紅花綠草
以及蜂鳥、黑熊、火狐和角鹿
說近,就在能夠目及的山下
說遠,則在諸世紀慢慢走過的地方

冰一層比一層厚
雪,降落時就渾身發顫
空氣因受凍而有了割鼻的辣味
呼吸如同刀吻
連燃燒的太陽也蒼白成一幀剪紙
冷冷地浮貼在蒼茫的天宇……

我從紛繁的紅塵中來
正需要一點點涼意
需要一點點寂寥
一片帶風的雪
掠過我落木蕭蕭的臉鑽進衣領
她知我,並且慷慨——
只要走了我一個刹那的激靈
卻給了我一生的時間去回味……

合個影吧,我的大冰原
讓我留住你億萬斯年不變的童貞
聽,相機輕如蚊蚋的一聲呼喚
卻是我此刻能夠發出的唯一高音

 

 
一紅光芒

点数:1436 发布:順頌 编辑:往詩如煙 联系:b2b@notbad.cn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