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手稿|贺年短信|阿樓旅行記|希腊之旅|拉萨見聞|叁字詩|琳琳詩也|秋天說之
姜明立画展|隧道修志|上海旅游|日本故事|隧道中国|隧道世界|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译来译去:我翻译一首英语诗《Trespassing》

作者:阿樓翻譯   阿樓博客裡  2017-9-10 18:30:04   来源:阿樓隨筆
一个外来的骚扰/Karmia Chan Olutade
翻译/阿樓
2017年8月18日

 
鱼儿在天花板上游动
风筝在浴缸里扭动着波尔卡
帆船在山坡上推进
雪花在火中翩翩起舞
像婚后富有趣味的画面
突然听到藏獒的嚎叫
在婴儿床上
摆动着一副陈旧的老花眼镜
老鼠冲入了猫的床
而麻雀,却占据了鹰的巢
 
这是非法入侵
只是一时得逞
即使有一万把钥匙
你不可能打开
不属于你的门
也许,你应该去尝试爬爬窗户
你会发现窗户下面没有地板
地板早已变成尖锐的垫针
准备刺穿任何没有准备的鞋底
你痛得跳起来,然后逃跑
现出原形
 
竹篮盛不起水
绳网逮不住风
一个外来的凝视
将永不明白
我心之士卫
 
 
    微信交流
    铁舞:楼兄,待会儿我发一首英文诗给你,你把他翻成中文,我做一个“译来译去”的实验,写文章用,《城市诗人》刊物也好用。
    楼如岳:好的,试一下。
    铁舞:《Trespassing》/ By Karmia Chan Olutade

Fish swim around the ceiling
Kites polka in the bathtub
Sailboats advance on the hillside 
Snowflakes dance in the fire
Above a colorful marriage ded 
hear the howl of a Tibetan  mastiff
From an infant’s crib
swings a pair of old reading glasses
The mouse dashes into the cat’s bed
and the sparrow occupies the eagle’s nest

Indecent occupation 
cannot last forever
Even with ten thousand keys
you cannot open 
a door that is not yours
Should you try the window
you would find no floor below
Floorboards become a mat of needles
ready to pierce any unprepared sole
Jump then ,and run
Wear yourself  out 

A bamboo basket cannot hold water 
A net cannot  hold wind 
A foreign gaze
will never pierce
the guards around my heart
 
    楼如岳:匆匆翻译《一个外来的骚扰》/Karmia Chan Olutade,仅供参考。   
    铁舞:这么快!
    楼如岳:翻译很花时间,无论怎样努力,都很难表达原意。我翻的不一定准确。一支玫瑰花,一个作揖。
    铁舞:你觉得这首诗和我们国人的诗有什么不一样吗?
    楼如岳:这首诗,有较多生活场景交代,铺垫,最后表达思想。我们的诗,几乎没有场景,诗歌的思想流于空疏。
    铁舞:你说得太对了。中国古代的诗歌也大多有场景的。我们现代人写诗为什么场景消失了呢?
    楼如岳:现在很多诗,无法进行情景分析。
    铁舞:我现在要向你透露一个秘密,这首英语诗是由一个老外翻译赵丽宏的一首《僭越》,你是做了一次回译。你上网查一下,是否能找到赵丽宏的原文,发给我,我们把译文和原作再比较一下。找到后,能把赵的文本传上来吗?
    楼如岳:好的,我找一找。哈,已找到。
 
僭越/赵丽宏

鱼在天花板上游动
风筝在浴缸里翩跹
帆船在山坡上飘行
雪花在火焰中舞蹈
鲜艳的婚床上
回荡着藏獒的咆哮
婴儿的摇篮里
晃荡着昏浊的老花眼镜
老鼠躲进了猫窝
麻雀占据了鹰巢
……

非分的侵占
无法成为永恒
即便你有一万把钥匙
打不开
那扇不属于你的房门
假如越窗而入
找不到立锥之地
地板如针毡
刺戳着惊惶的脚底
跳跃吧,奔跑吧
直到你精疲力尽
……

竹篮盛不住水
网袋兜不住风
陌生的视线
射不穿
层层设防的心

    铁舞:哈,可以比较了。你的译文和原文,原文和英译,这里哪些有趣的点值得注意的?
    楼如岳:其实,我最思考最多的是标题,诗到底想表达什么?原诗是《僭越》,英文诗是《非法入侵》,我译成《一个外来的骚扰》。赵丽宏说是“非分的侵占”,我觉得我翻译成《一个外来的骚扰》,也是可以的。Wear yourself out ,这一句,我翻得有点出入。
    铁舞:我想问:老外的哪些译点和原文有差异,且有创意的?为什么?
    楼如岳:好的,让我思考一下。 
 
 
 
 
Beyond the Veil

点数:1062 发布:順頌 编辑:往詩如煙 联系:b2b@notbad.cn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