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手稿|贺年短信|阿樓旅行記|希腊之旅|拉萨見聞|叁字詩|琳琳詩也|秋天說之
姜明立画展|隧道修志|上海旅游|日本故事|隧道中国|隧道世界|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天都壁刻:诗愿违偏了初心

作者:阿樓   阿樓博客裡  2018-1-30 21:37:26   来源:往詩如煙
诗愿违偏了初心/樓如岳 


天都壁刻
1986年秋初稿

雲煙世事朗聲讀, 羣峭摩天在上都。
覽閱奇崖尋字韻, 視覺大匾記文疏。
學生意氣初成夢, 赤子陽剛總是書。
一夜滂沱一夜雨, 漸漸之石已模糊。

    这首诗原题为《天都胸懷》,后置时改名《天都壁刻》。

    雲煙世事朗聲讀,羣峭摩天在上都
    首联是一个场景交代,相赴在烟云萦绕的巍然大山里,双肩长路也不轻松,看着山体上的文人壁刻,边走边大声朗读,一是用新鲜外界事物来刺激自己,提升身体之马力,二是兴趣使然,回味壁刻文字的含义,提升大山之境界。过温泉时见石刻“冷暖自知”、“阴火潜然”;在温泉之西路侧一石又见“澄观”、“不垢不净”;鸣弦泉西石壁上见“高山流水”;玉屏峰狮石上见“大巧若拙”。转眼到了玉屏峰狮石上,抬头一望“群峭摩天”隶书壁刻,据清人黄钺《游黄山记》载,四字为清代歙人郑谷口题,郑氏以行医为业,终学不仕,工书,尤以隶书见长。

    覽閱奇崖尋字韻,視覺大匾記文疏
    颔联谓承,《诗·小雅·鹿鸣》“承筐是将,示我周行”。黄山现存二百三十多处摩崖石刻与四十多处碑刻中,大都集中在奇特悬崖峭壁上,尤以温泉、北海与玉屏楼山体为多。迷一般黄山,日月更迭,到处可以看到文人雅士的峰之咏、松之吟,这些佳句与傲然天地摩崖石刻一起融合于大山脉体中。壁刻篆隶草行楷兼而有之,气势磅礴、个性刻画,或景色咏赞、或记游题名、或典故介绍,凝聚着智慧与灵感,凝结着对大山之理解,一篇篇“大块文章”就像沟通仙凡之间文疏,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學生意氣初成夢,赤子陽剛總是書
    颈联为转,东汉·许慎《说文》:转,运也。当初自己乃一学生,初见此语视为座右铭。回顾七十年代中期,我十八岁走上社会,有一次节假我在单位本部值班,电话接到下属单位反映情况,就把这些写在值班簿上,事后被领导批了。当时年轻人聚在一起高谈阔论,直抒胸臆,臧否天下人物,无所顾忌,之后单位正好有一个大调动,我也被“转”了岗。一直过了很久,我才明白什么是可以说的,什么是不可以说的,颈联中的“书”字,是指书呆子,也是一个携隐,即“输”的意思。正是这个人际遭遇,我开始攻读英语专业,求得一个文凭学历的转机,但现在还有谁会唏嘘当初一个学生为所谓“阳刚之气”所付出的高昂代价。《楚辞·愍命》有两句:“却骐骥以转运兮,腾驴骡以驰逐”,我们只知道社会不公,弃千里马不用,让驴骡飞奔驰骋,却不知前面还有大局,有敬畏。
 
    一夜滂沱一夜雨,漸漸之石已模糊
    九次黄山登临中,多次经历雨季,常常夜晚睡不着,听着屋外风声雨声,有时半夜走出廊外,望着夜色朦胧的山脊,自己与自己说说无处可说的话。《诗经·小雅·鱼藻之什》:“渐渐之石,维其卒矣。山川悠远,曷其没矣?”山高路远,那摩崖山石壁刻上的豪言壮语早已模糊不清了,这路程何时能走得完?尾联说合,从“雲煙世事朗聲讀”出发,到“漸漸之石已模糊”结尾,诗与愿违,也许已经偏离了初心,但却是作者的一种沧桑表达,一种真切婉言。
    清·唐甄《潜书·居山》:“与之处数日,见其身如丘山,神如渊水。”
 
 

 

Summer Road

点数:1771 发布:順頌 编辑:往詩如煙 联系:b2b@notbad.cn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