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手稿|贺年短信|阿樓旅行記|希腊之旅|拉萨見聞|叁字詩|琳琳詩也|秋天說之
姜明立画展|隧道修志|上海旅游|日本故事|隧道中国|隧道世界|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庄子看草:我不主张写这样借古讽今的诗

作者:阿樓   阿樓博客裡  2019-4-1 11:14:54   来源:阿樓博客裡
我不主张写这样借古讽今的诗/阿樓
2019年10月27日
 
    重温庄子看草/T.W.,我理解的诗歌大意:

庄子担任了宋国漆园吏
他不是草民,却把漆树种植管理得井井有条
庄子辞了小官
也成了草民,到处是一片荒芜
 
秦国的刈草机开过来了
不知珍惜的草民们还没有明白怎么一回事
空气里早已经充满血腥的青草味
 
    大多数人觉得这诗好,有意味,我不主张写这样的借古讽今的诗。

 

 

 
    写留言
    T.W.:增加了一说:借古讽今。 

    涧鸣: 关于画面的诗与评
    铁舞先生的两首小诗颇有创意,画面清新,意蕴较深,故又往往难尽其解。"现在,湖睡着了",用了明喻,在注视与睡着的静的映衬中,又借鸟勾勒动的画面,留下空上足音似的惊醒。"庄子看草",用了暗喻,第一个诗节写道的客观存在,其形态或实或虚;第二个诗节,借刈草机反衬道之长在。 
    婉的诗评,亦短小清新,语言简洁活泼。"在诗歌的欣赏中,我们渴望一种画面的存在",这个中心论点,突出了诗歌美学的重要特征,同时探寻了构成"有意境的画面感",诗人在章法,技巧,语言等方面的用心,分析细腻。

    海客: “诗无达诂”,这话有些模糊,写诗的多想通过具象达到意象。问题是具象和意象二者关系如何拿捏,诗艺就是如何拿捏。成金了,可说炼金术,也有说是魔术。各有各法,一言难尽。《现在,湖睡着了》,画面动感、静态具象很清晰,尾句“而我醒着——听一只夜鸟在叫”出现,让人感到顺溜。《庄子看草》与《现在,湖睡着了》不同的是:具象变了,画面变逻辑。铁舞用逻辑学的矛盾关系演绎了他对人一种诗性的感慨。逻辑推演有悖于我们阅读的习惯,不易使人悦读或接受,有碍于悦读,多数人会排斥,少数人细读及钻研。我觉得这篇是:庄子看事物与常人看事物不同的结果。当然,在我看来“庄子“内涵更广义,”哲学家”只是之一,不是唯一。 

    工坊导言:今天推荐一篇TW志愿者具名"婉"的短文。婉,参与我们未久,就写了这样一个分析型的文案,提出了一个有意思的话题(这比写一篇文章更重要),在诗歌的欣赏中,我们渴望什么?对此,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回答;而婉的回答是:一种画面的出现。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画面呢?她有自己的界定,而这种界定似乎又与短诗的艺术性相关。能看到细微处并能给人指明一点明亮的人,其定有些许聪俊灵秀之气的。当然,分析诗歌之出世入世(我主要指诗的能指与所指),是最容易引起各种不同的纠缠式思考。比如,文中说到的《庄子看草》,文字穿越的厉害,从现今到古代,从人到自然,虽无怪力乱神,言辞也平常,但也已引起几种不同的看法:有认为写"道"的普遍性,有说是写"集体犯傻",也有说"这不是诗",不予评价的。 "美无私利",是否还有一种读诗法——就去感受那种迷惑,只要感受?可能比强去理解获得更多。

    婉:在诗歌的欣赏中,我们渴望一种画面的出现
    常听人说,现在的诗歌越写越长;现在的诗歌不精炼,太啰嗦。没错,在朋友圈里读了那么多诗,很少给我留下深刻印象。那么怎样的诗歌才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呢?     我想是那些读然后能给人留下独特画面感的诗篇吧。在这方面新诗是有经典的,郭沫若的《天上的市街》,臧克家的《老马》,戴望舒的《雨巷》,它们的好,不在长短,不在有没有抒情,而在有意境的画面感。      
    读“素心雅趣”公众号里每周一次的“T•W(技术•智慧)写作工坊”的推文,也常常读到一些精短的好诗。比如“湖颂”一期的推文,其中的一首《现在,湖睡着了》,就是一首颇具画面感的有意境的小诗。

现在,湖睡着了
文/T.W. 

正如人们所知湖是地球的眼睛      
一直注视着天上的云 
现在它睡着了 
一个鼾声也没有     

莫不是大地闭上了眼睛 
而我醒着——听一只夜鸟在叫
2019.7.22夜记于留云湖畔
 
    不知怎么,我读这首诗忽然间内心好像明亮起来了,读后,总是让我反复思考着什么,诗里呈现的画面在我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反复阅读之中,让我感到的是一种朴素中的凝练与升华,是什么力量让诗歌能够达到如此境界,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焦点。反复思考的结果,就是要有意境的独特画面。
    在平时的诗歌写作中,我们总是用很多抒情的词句,千方百计地来烘托主题,但是,并不能达到预期的目标。原因就是抒情过度。俗话说得好,一幅画胜过千言万语。像《现在,湖睡着了》这样的小诗,作者似乎根本没有说什么,却让我们想了很多。
    诗的开始,“正如人们所知,湖是地球的眼睛 ”,没有用多余的修饰词语,也没有刻意去抒情,而是让读者轻松自在进入诗中,而“眼睛” 一词的出现,立刻有了敏锐,凸现了诗意。接着有了“注视”,注视哪里?不是其他地方,而是天空的方向,而且一直凝视着一个方向,表现出一种专注。就在此刻,诗句有了转折,“现在它睡着了”,在这“睡”中,产生了“静”,这一词的运用,彻底地体现了“静”,这种静,是再也安静不过了的,让你省去了多少还想要表达的词语。“莫不是大地闭上了眼睛 ”,让我们进一步思考并产生更多联想,想象大地如果闭上了眼睛,应该是怎样的呢?在这种莫非中,让人思索反响。“而我醒着”立刻给人以醒悟,“听一只夜鸟在叫”,用感官去听,在沉睡中,立刻有了清醒的警觉感。
这是一幅“湖之夜”的画。
    读完这首诗,让我们不由自主地觉醒了,醒悟自己的诗歌,醒悟现实。用一双注视的眼睛在看,用耳朵在感受聆听。
    这一期《草颂》的训练题里又读到了铁舞(想必就是TW吧)的一首《庄子看草》:
       
庄子看草/T.W. 

庄子看草的时候
庄子不是草
庄子不看草的时候
草全是庄子

刈草机过来的时候
草们集体犯傻:
空气里全是青草味
 
    这首诗让我惊愕不已,这首诗究竟写些什么,像谜一样;更像一颗奇异果,让我们“集体犯傻”。不管如何解释,因它的奇特的画面,区别于其它的诗,我们也因它有意味而“驻思”。


点数:417 发布:順頌 编辑:阿樓隨筆 联系:b2b@notbad.cn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