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年短信|刘国萍诗歌|三字詩|姜明立版画|打浦中学|日本|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短文:白莲花般的云朵与万物为道一偏

作者:阿樓   阿樓博客裡  2020-11-5 19:34:15   来源:阿樓讀詩
白蓮花般的雲朵與萬物為道一偏
2020年11月29日


    《白莲花般的云朵----献给母亲的歌》,从1957年《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歌词说起,抒情了中国晚风与快乐歌声。
    第二部分折转了,一切变成近在咫尺的遥远,“既然世道诡于真实,没有必要执着于纯粹与是非,仁义礼智信都没有了,世界进入末法时期”。
    这首长诗,2020年4月首发《大中华文学》网刋,9月发表于《纽约My诗刋》,后发表于《上海诗人》2020年第三期。
    这次,我为特邀编辑,再三商榷,诗人删除了原诗第67、68、69、70、71行。 
    中国长途漫漫,有曲折,更有大道光明,一切都在变,诗人也在变。 
(文/阿樓)
 
 
 
 

    詞語解釋 
    末法时期:根据佛经记载,正处于末法时代 “邪师说法,如恒河沙”,加之末法众生善根浅、福报薄、业障重且退缘多。纵能修行,亦不易证果。 
 

 
原詩欣賞
 
白莲花般的云朵(长诗)
---- 献给母亲的歌
 
 
歌谣唱道:
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
晚风吹来,一阵阵快乐的歌声
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
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1)
多么美妙的歌谣
那是母亲吟唱的歌谣,在一个语境的象化之上
那里,长着一片烟囱
田野是从天空裁剪下来的
翘嘴鱼,用泡泡歌唱
与我们用梦想生活一个样子
那里,母鸡下蛋,就像光荣妈妈
我会奖励它一撮稻米
穹顶上
毛竹书写无字天书,青蛙正在大嘴朗诵
所有的记忆,都像剪纸或皮影
只是少了本乡人的配音
回过头去,聆听童年的歌谣
坚硬的意志也会溶化
溶化之后,溪流潺潺絮语
再缥渺的遥远,依然可以寻声抵近
我要找到月亮的元宝船
还有那条巷子河
那是重回老家的水路
找到它们,还需要一个谷雨的节气
六十年前的出,与现在的入,始终是一道法门
要静下心来
从沉香的烟缕,或一杯茶气的自性上,寻觅进去
轻轻地折返
因为那边,是超薄的灵性状态
虚虚地悬挂着
需要以童心的方式
用一根长芽的蛐蛐草开启
想象,是内心辽远的渴望
单凭一张脸面
已经难以证明,自己是本乡人的身份
要有乡里人的那种腔调
行起船来
身子一伏一仰
摇出一手娴熟的橹桨
还要会说几句老土话,唱一段情郎调
把六十年前的出门远行
装的像刚刚出巷,又忽然折返回来
忘了取走竹笼的模样
悄然绕过,岁岁年年的盘问
船绳
栓住神兮兮的龙头桩
往巷子里面
往一个仍在的虚有上,喊一声:
阿妈,我回来了……
呵,重返童年
等于是给尚未走完的旅程,作一次微缩的解构
实际上
无非是想知道那一张底牌
----谁是谁遗落的陌生
谁,又是我一往情深的寻觅
 
(2)
小的时候
我常常躺在歌谣的情景里,坐在高高的谷堆旁
从未怀疑月亮载着时间
载着我的芦笛
和啷啷响的铁环
那些采嫩菱的木桶,都跟在云朵后面
还有那只叫“来福”的花猫
我真的相信,奶妈说的那个场景:
我出生的时候
被一朵莲包包裹着,隔空递了过来
哭声,像天边的牧歌
如今,一切都成了近在咫尺的遥远
恍惚之间
六十多年也包含在其中
而我仍然徘徊在低维时空
认知与生活
纠缠为不可调和的矛盾
理想,早已落花流水
唯有童年的歌谣,像白莲花般的云朵
托着我的寄寓
现在,才体会到自己老了
眼晴里起霜之后,像涂了一层迷雾
我驱赶过
最后只能放弃
我这样安慰自己:
定下心来,回到根本上去
我可以随波逐流,但不会扮演灰暗角色
不想沽名钓誉
也不想被无故吹捧
柔弱居下,廓然内圣
中间,有一条上升高维的通道
我要借这支吉祥歌谣
借月牙之舟
借白莲花般的云朵,去往彼岸
寻找吟唱歌谣的母亲
去获得通观灵觉
那是秘境
是始与终相叠相通的秘境
天上,悬挂着一颗蓝心
它在吟唱月亮,吟唱白莲花般的云朵
听着听着,我好像打开了时间宝盒
又一次经历了童年的另类生长
 
(3)
重返童年的路上,我要经过许多驿站
有问安的蓝媚鸟
哨兵的三叶草
那里的白云,像一只只赶潮的神龟
落日,就是行脚的和尚
在山脊的茶马古道上,腾挪
水天空的海子里
有鱼龙,有独角飞马
还有翻耕过的田地
有瞳孔中,一孤抵达彼岸的虹桥
童年,还是那颗启明星
靠近了,才知道那是母亲的臂弯
臂弯,就是摇篮啊
梦里奶香,一缕缕蝌蚪的阳光
推开三朵白莲花的虚门
门神,向我索要一路进出的记录
我摊开双手
上天笑了,他
从我左手的深空里,提取了尘心
却把根性,留在了右手
生命此刻的落寞,与未来的升华
只是一个维度的升降
原有的认知,在高维的印证下
失去了深邃和真义的属性
童心诠释说:
一扇影门打开来,感应天下
所有的门,随之消失
再从里面出来的
已经不叫刘国萍了,他
可能是梵天、独白、佛柳这些笔名中的某一个
预言
由天空之眼闪耀打开
那人,唱着童年的歌谣乘风而去
还是那个人
高擎复命的运数,踏歌而来
从这个透镜效应解读:
终点,即是起点,而且往复无尽
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
那是我新的修行旅程啊
歌谣本身
像一支哀歌
我却用赞歌的方式,将它传唱……
 
 

点数:531 发布:順頌 编辑:樓如岳博客 联系:b2b@notbad.cn
 
隧道博客裡▲-樓如岳博客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