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文:观星者习惯夜里巡街
短文:动车上读《圣经》的人
短文:相信自己,不怕临界盘问,不怕谁是谁的谁
短文:我们对蛐蛐很熟悉吗
短文:一个邂逅故事
短文:我们都是这个世界的小调拾荒者
短文:不知纸伞是否顶用
短文:诱人的表达之处
短文:匪夷所思的酒后
短文:蚂蚁团队之力量
短文:与睿智的王维交流一下心得
短文:孤僻自恋的照镜人
短文:拖刀计的心里暗示
短文:令人烧脑的空
短文:尘心,此处乃为携隐
短文:现代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女巫
短文:《一个玩笑》说的不是玩笑
短文:坐飞机离开想寻找什么
短文:怀质抱青的适可而止
短文:广告牌的深邃你知我知
短文:无面之脸与四维钝力
短文:雨悬空中的感官体验
短文:你住过医院吗,我最近住了三次
短文:心中永恒的图腾
短文:煮酒闲谈与紧急驰援
短文:你知道摆弄火柴的那档子事
短文:白莲花般的云朵与万物为道一偏
短文:诗人扮演病人角色时
短文:卖花人夜遇更夫
短文:麻雀飞行也能急转弯
短文:五酿醇也有可能被掺入了甜蜜素
短文:高楼之间关注什么
短文:梦里洗脸照镜子
短文:何谓清月白日?
短文:秋野连接处发现一只舞鞋
短文:时间模糊了童谣世界
短文:六十年之外的怀恋叠影
短文:家里有一面镜子
短文:我常约于上岛或星巴克
短文:孔子也是一个饮酒海量的人
短文:街角与性感美女反导式相遇
短文:寇可往,我亦可往
短文:说猫,不一定真的说猫
短文:两只小鸟怎么也知道支解时间
短文:丘吉尔是抽烟老手,嘴角雪茄不见了
短文:谁是你心目中的品茶师
短文:烟斗出来的虚无叫人怎么信呢
短文:谁在最后晚餐的阴影里
短文:面临着旧神与新神的争夺
短文:如果桥头上女子出售诗集
三字家乡庄河的气象
我站在孩子世界的一角
等候申遗消息
收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一封信
众镜相照的惊世迷案
尝试从丘隧中挣脱出来
圣托里尼岛的徘徊画卷
从枝头上去,从枝头落下
成瘾的人立体式会师
现代城市病人向女巫求诊
海平线交汇处虚线心事
护目镜里的人影互动
90后的你我他
姑娘手里的调色板
风景路雪的雨衣妹妹
荆老师写作课要求要跳开常规思路
美国读书的90后儿子 “我来!”
天寒物靜的仪式感
未操刀使其受也的境界
扪壁蹒跚前行,救人十万火急
镜匣里反射出的一场加减艺术
屌丝符号正被COSPLAY取而代之
风骚的钉钉会下架吗?
期待的阳光从高楼间隙中过来
子弹一次爆炸完成两次击杀
今晚的月亮想看什么
爬行于原始绿色中的老龟
惟排除一切不善法才能重生
你知道Canon in D这曲吗
山者自平的另一种说法
温情衣容饮下壮丽山河的欢与
玩伴回忆却不知什么时节
三字兄弟以为我是成了鬼子
给《三字诗全集》作了一个阴阳检索
为了抑制某种伟大的遗忘
呼吸机被西医称为上帝之手
现在疫情还在扩散,我不想当逃兵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解构
一把火把所有疑檄化为灰烬
艺术家特别喜欢夜呼旦,让鸡鸣也
诗人向巫医询问如何医治灵魂之问题
大雁南飞携带钱币怎么说成假的
有空可翻一下斯塔夫里阿诺斯《全球通史》
值班把反映情况写在值班簿上
蚂蚁筑窝在小土堆上升起了一面旗帜
诗言志是一种扩沫膨胀
尺蠖在某个边角旮旯探索生存
蝉变虫的过程常常不被人察觉
春秋更选将官,未出一个山松驸马